一枝梨花白《农门恶女:娇养我的病弱夫君》顾温,赵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恶女:娇养我的病弱夫君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一枝梨花白

简介:穿成小可怜,上有极品亲戚恶奶奶,下有嗷嗷待哺亲弟弟,开局就要被卖给傻子? 她顾温一把斧头就震慑住了极品全家。顾温从不吃亏,也不做赔本的买卖,她冷情冷肺,唯独做了一件亏本买卖,那就是救了沈迹。面若中秋之月,色若春晓之花,沈迹长了一张好脸,顾温一看就喜欢上了。就算沈迹病弱,沈迹眼瞎没有钱,她顾温来赚,有事,她顾温来抗,她只需要沈迹这朵高岭娇花好好的活着。千里江山,不如你给我的灯火一盏。

角色:顾温,赵迟

农门恶女:娇养我的病弱夫君

《农门恶女:娇养我的病弱夫君》免费阅读

赵家村

正值秋收,火辣辣的太阳焦灼的烤着大地,散发着一股子难闻的土地味,村东头赵富贵家老赵婆子收了十两银子的彩礼,十两银子可不少,就把自己亲孙女嫁给了王家村的二傻子王贵,今日正是接亲的时候,村里好多人都去看了热闹 。

“你个小兔崽子,还敢拦我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不,你们不能进去,你们不能卖了我阿姐!”

顾温是被一阵及其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吵闹的声音好像钻进了她的脑子里,缓缓睁开眼,愣神的看着摇摇欲坠的房梁,一阵的恍惚。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小崽子,别说卖了你姐,就是把你卖了都行,这是给那个死丫头找个好出处,什么叫卖?这叫嫁!你要再敢拦着我,我就把你卖给镇上的人伢子!”

外面声音刻薄无比,中气十足,随后就是一阵的少年哭声,哭声凄惨,让人听着心中为之一酸。

顾温头昏脑胀,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被人追杀,一把利刃穿过胸膛,再睁眼之时,不属于她的记忆接踵而来,顾温头疼欲裂,几欲昏迷,外面的声音依旧在吵闹

“呦!我说老赵婆子,我们家这彩礼可是给好了,你们家那丫头呢?怎么着,现在想要反悔?”说话的声音尖锐无比,刺耳的疼,王婆子双手掐腰,眉梢倒掉一脸的不耐烦,十两银子买了老赵家的丫头,王老婆子有点肉疼,但是没办法,总得给自己的傻儿子找个媳妇儿!

“媳妇……嘿嘿……媳妇儿”傻子王贵穿着一身红布扯得衣服,听着要娶媳妇儿,在一旁嘿嘿的乐,口水顺着下巴流,瞅着恶心人。

哪有反悔?赵老婆子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二傻子,然后吼道:今天这丫头就是你们王家的了,等我把这天杀的小崽子给整走,你们王家就接人吧!”

“不行呜呜,你不能卖了我阿姐,呜呜,阿奶,求求你了!我阿姐还病着呜呜……”年仅十岁的赵迟哭喊着抱着赵老太太的大腿,不让赵老太太进去。

“你个小崽子,赶紧给我滚开,养你们两个白吃饭的东西,我让你阿姐享福去!”赵老太太气急,甩不开这个黏人的玩意,喊着旁边看热闹的两个儿媳妇“你们瞅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把这小兔崽子给我弄下去。”

二房媳妇赵刘氏赶紧的上了前去,想要把赵迟从赵老太太身上扯下来,“你个不识好歹的,这是送你姐姐享福去呢,你还敢在这里拦着!!”

赵刘氏对自己这个外甥厌烦的很,更何况把赵故雯这个死丫头卖了可是值三两银子呢,岂容赵迟坏事,使劲的想把赵迟扯下来,结果赵迟发了狠 ,回过头来狠狠的咬了赵刘氏一下,赵刘氏被咬的尖叫一声,追着赵迟就揍了起来,场面彻底的乱了套。

头痛逐渐缓和,顾温忽的睁开双眼,无神的眼睛射出一道寒光,她这是穿越了!!

顾温本是来自现代社会的大好女青年,表面上的大好女青年,实则是传承千年的古武帮派千隐门的少东家,千隐门明面上做的是古法酿酒,制纱的生意,实际上背地里是个暗杀组织。

顾温身为继承人从小就受到了严格的训练,内功心法学遍,她干的都是刀尖舔血的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为此树敌众多,引来了不少人的追杀,所以她死了,死在了仇家的刀下。

可是她又活了,她成了赵家村的可怜丫头赵故雯,爹不疼,娘改嫁,上有极品亲戚恶奶奶,下有嗷嗷待哺亲弟弟,更过分的是,赵故雯是被活活打死的。

原主的亲奶奶用了十两银子就把原主卖给了一个傻子,原主不从,被活活的打的躺床上三天,今天正是出嫁的日子,原主被套上了红嫁衣,但是却死了,而顾温就是在这个时候,钻了赵故雯的壳子。

感受到原主的全部记忆,顾温一时之间愤恨又无语,原身的情绪牵动着她,外面的吵闹声无时无刻的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心里,一阵的头昏脑胀,外面阳光刺眼,艰难起身,顾温猛地拿起旁边木舀子里面的凉水,猛地灌了一大口下去。

凉水下肚,刺激着五脏六腑,顾温长出一口气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外面已经乱套,她听见孩童一阵的尖叫哭喊,顾温沉着脸,目光扫到角落里面砍柴用的斧头,眸光一闪,拿起斧头就一脚踹开了紧闭的屋门。

屋门被踹开发出来好大的一声响动,两扇破旧的门禁不住这样大的力气,嘎吱的叫了两声,随即落地卷起一片的尘埃 。

门外的景象让人觉得滑稽和痛心,几个妇人老婆子正在拉扯着一个小少年,小少年凄惨哭叫,旁边围着一堆看热闹的人。

全场寂静,所有人都被这门掉的声音给镇住了,全部呆愣一瞬把目光齐齐的放在了拿着斧头踹开门的顾温身上。

顾温现在可以用凶神恶煞来形容,她这个人有仇必报,一点欺负都挨不得,相比之下,她喜欢镇压,原身的情绪带动着她的愤怒,死老太婆要是敢给她卖了,她就准备一斧子劈死她。

大红的喜服穿在顾温的身上,将她瘦弱枯黄的脸显的有些可怖,赵老太太率先的回过神来,破口大骂道:“你个死丫头,你是怎么教的这个小崽子?大好的日子你别找不痛快,还把我的门给劈了?好不容易给你嫁出去了,赶紧的跟着你婆家回去!!”

赵老太太心疼自己的门,也没有时间去想赵故雯怎么回事,只是下意识的就开始骂她,三两银子到手,就该让这赔钱的死丫头滚蛋,还有脚底下的这个死崽子,赵老太太朝着拽着她裤腿的赵迟狠狠的踹了一脚,踹的赵迟惨叫不已。

赵迟痛苦呜咽一声,喊了声阿姐,就昏了过去,顾温眼神一变面色阴沉,声音沙哑开口:“你要把我卖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枝梨花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ahuahua.cc/?p=6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