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总,你太太又闯祸啦最新章节,薛嘉威,沈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沈总,你太太又闯祸啦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鹿鹿有为

简介:豪门争夺家产大戏还没开始祝如意便躺赢了,她直接用领证一招KO了同父异母的哥哥获得了庞大的资产。男不欢女不爱,有名无实,离婚是迟早。祝如意左等右等,没等来离婚,等来沈总无下限宠妻?

角色:薛嘉威,沈君

沈总,你太太又闯祸啦

《沈总,你太太又闯祸啦》免费阅读

正值流火七月,桐城的白天热得树上刚长出来的嫩叶扛不住小半天就蜷缩蔫下去了,尽管此时入了夜已是凌晨时分,空气仍然燥热。

城东派出所院子里灯影朦胧,屋里却灯火通明亮如白昼,角落里两把黑色摇头大风扇调到最大档“呼呼”转,纸张都被吹飞起来了,人还是热出一身汗。

“薛嘉威,你家律师是跛脚了还是还没睡醒?到底什么时候到!”

摸摸脖子满手心的汗,原本瘫坐在长椅的祝如意顿时像个气鼓鼓的气球在半空中炸裂,烦躁得抬腿就踹了脚身侧点灯笼般晃着脑袋瞌睡的薛嘉威,距离薛嘉威火急火燎急CALL他家的律师已经超过一个半小时了。

两个小时前,她还是酒吧里庆祝大学毕业的炫舞辣妹,因为帮陌生姑娘抱打不平过肩摔揩油猥琐男而沦为派出所阶下囚。

瞌睡正浓,猛地被踹薛嘉威迷迷糊糊被惊吓得条件反射跳了起来,“来了吗?来了吗?”

“来个毛线,你家的律师现在就可以炒掉。”先前清清爽爽扎起来的丸子头因为打架早就散掉了,塌下来的头发乱成鸡窝,热出一身汗的祝如意压根不管头发凌乱,葱葱十指烦躁地扯着头发觉得再呆下去就要窒息了,她现在最卑微的梦想是吹空调葛优躺并享用一瓶冰啤酒。

“快了快了,咱们再等等。”薛嘉威挠头赔笑,心里也苦得很,临近出国读研还打群架,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伸手找他亲妈,只能绕道求救。

“这鬼天气,真是热炸了!”祝如意鼓起下唇吹动贴在脑门上的刘海,越是烦躁越觉得热,越觉得自己一身汗臭味,越发难以忍受。

明明她是见义勇为,快准狠将猥琐男抓了个现行,本该得到锦旗表扬,怎么就变成她打架伤人被抓上派出所了。

忽地俩束车灯远远地打在昏暗的院子里,祝如意充满期待地“啊”了声,一把扯起薛嘉威,让他赶紧醒醒,救兵终于到了。

带头的黑色房车停稳,司机下车快步绕到右侧的后座拉开车门,一个修长的身影从车上下来,略显清瘦,高个子,足有一米八,关键是,她认识。

转眼间祝如意满腔的喜悦一点点摔得稀碎,略带哭腔,“薛嘉威,你怎么把他给叫来了?”

摸摸鼻子,薛嘉威闪烁着眼神不敢与祝如意对视,露出尴尬而不失胆怯的笑容迎向来人,压低声哀嚎,“要是被我妈知道我在酒吧打架进了派出所不但打断我的狗腿,还会断我金卡,而你的老公也就是我的表哥虽然是西伯利亚寒流,但不会打断我的腿,更不会断我金卡。”

“什么老公嘛,领完证就各回各家了。”

沈君生,她领证三个月的老公,上次见面在民政局,想不到再见面是在派出所。

双方爷爷曾经是战场上共生死的战友,祝如意还在母亲肚子里时就许配给了才七岁却小大人模样不苟言笑的沈君生,这些年她一直没当娃娃亲是回事,若不是爷爷年初时拿赠与股份为诱饵,她才不会遵从娃娃亲大学还没毕业就婚了,而向来孝顺的沈君生愿意娶也不过是为了圆满他爷爷的遗愿罢了。

男不欢女不爱,有名无实,离婚是迟早。

明明是熟悉的陌生人,但莫名的,沈君生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冷冰冰总能让闯祸的她脊背发凉,譬如此刻,亮如白昼下祝如意脸如土色双手无措地揪着热裤。

越过昏暗的灯色,男人阔步走来,剑眉微拧,一双眸子深邃如墨,薄唇紧抿,隐隐地透着丝不悦。

“哥,我们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真的不是有意惹事要打架。”

薛嘉威急急撇清责任,还一把将僵硬的始作俑者推到他面前,“是如意过肩摔将人肩膀摔脱臼了。”

薛嘉威言下之意,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人是祝如意摔的。

“嗝……”平日巧舌如簧的祝如意居然打了个响嗝,酒气往上涌,慌忙两手摁住嘴巴,睫毛颤颤上下扑闪,星眸如小鹿乱撞,瞬间怂了。

平静无波的眸子看了眼被推到眼前的女人,浓妆艳抹露脐短T恤超短热裤,显山露水又妖艳,若是街上碰见,沈君生绝对不会承认她是自己的妻子。

沈君生“嗯”了声,侧身向随他一同来的律师难得吐出长句,“柯律师明天将情况通报姑姑。”

沈君生的姑姑沈雅慧,也就是薛嘉威的妈妈。

薛嘉威两眼一黑,绕道求救也逃不过断腿断粮的命运啊!

派出所所长听见动静从值班室出来,看清来人疾步迎了出来,黑了一整晚的脸瞬间如昙花在深夜里灿烂绽放。

十分钟后,柯律师完成使命完美退下,薛嘉威脚底抹油一溜烟也蹭他的车跑了,剩下祝如意如战败的小鸡认命地随沈君生上了车。

沈君生上车就给司机报了祝家大宅的地址,司机稳稳当当地开着车,他单手解开衬衫最顶的两颗纽扣又将袖子推到手肘,头微仰闭目养神。

小手小脚不敢挪一寸贴门而坐,祝如意浑身的汗被车上充足的空调一吹,瞬间生了寒意,冒起鸡皮疙瘩,先前最卑微的梦想此刻也成了折磨她的小恶魔。

狭小的车厢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酒气,祝如意分辨不出是沈君生的还是自己的,律师是被窝里挖出来的,而沈大老板则是从酒局里来的。

俩人坐在车上,谁也没说话,如搭顺风车的陌生人。

但事实上祝如意对他可谓了如指掌,毕竟爷爷日常强行植入他诸如拿奖学金诸如出国进修并提前完成硕士学业进驻家族集团又短短几年掌控集团的优秀事迹。

祝如意猜,她上房揭瓦上跳下窜隔三差五闯祸、成绩年年吊车尾的斑斑劣迹大概也没少流传到他耳中。

云泥之别的俩人凑一块,沈家奶奶小心肝会不会颤?

车驶过安静的街道,眼看拐弯便到祝家位于城西的大宅,祝如意咽了咽口水,闭眼艰难地打破车厢的死寂,“那个……沈君生,今晚的事,能不能别抄送我爷爷?”

薛嘉威不敢找亲妈,她其实也不敢惊动亲爷爷,毕竟上周爷爷才下令她不得到酒吧厮混,更何况闹上派出所。

一路假寐的眸子睁开,沈君生略微调整姿势,侧眸迎上她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声线因假寐而微微沙哑,“怎么?做好事怕留名?”

据派出所调查,祝如意不仅将人过肩摔,还相当潇洒地踹了脚人家的子孙袋,远远超出见义勇为,有蓄意伤人的嫌疑。

                           

原创文章,作者:鹿鹿有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ahuahua.cc/?p=6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