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吞海 > 章节目录 第两百零九章 螳螂捕蝉
    绵不惑的面色阴沉得可怕,无论是忽然出手的徐陷阵还是此刻那擂台下所站立着的数十位宁州子弟的身上,他都闻到了一股悍不畏死的味道。

    他豁然明白,魏来也好,宁州也罢,在今日从一开始便没有半点推让的打算。而更让绵不惑心悸的是,随着魏来的那番话的出口,不仅是那些宁州子弟,那些围观的宁州百姓们同样面露愤慨之色……

    他皱起了眉头,依然不愿意就此将此事作罢。

    这一来关系到长水门颜面,二来哪怕是一位准圣子,对于一个神宗来说培养他们也耗费了大量资源,如此死在这异国他乡,于宗门来说可谓一个不小的损失,而于绵不惑自己而言,未有保护好准圣子,回到宗门之后亦免不了招来责罚。

    但他也明白此时单凭自己,恐怕难以再在魏来手下讨到半点好处。

    他皱起了眉头,于那时看向身后的那些外族子弟们高声言道:“诸位,这些恶徒欺我们势单力薄,此刻我们更应团结一致,勿要被他们逐一击破!”

    这话说得倒是义正言辞,但却应者寥寥。

    毕竟这些外族子弟来自北境各个宗门,各宗门之间免不了会有间隙,他们彼此之间自然难有合作。常言有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此刻处于宁州地界,要在这里与宁州为敌,显然并非良策,毕竟之前魏来已经代表宁州向诸人展示出了他们准备搏命的决心。更何况,这些宗门中的一部分,还曾在这几日中在宁州的翰星大会上寻到了一些好苗子,送回门中至少都是准圣子级别的弟子,若是培养得当,晋升圣子的希望也是不小。此番他们不愿万里带着门中的准圣子来到宁州,为的便是让其寻到机缘,有再进一步成为圣子的可能。而有了这番收获,此行已然对门中有了交代。若是强行参与此事,一来或许会让门中弟子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二来说不得还会让新入门的宁州弟子对宗门生出间隙,如此得不偿失之举,他们自然也没有必要参与。

    这外族各方势力之间各自存有自己的小九九,仅凭绵不惑的振臂高呼便想团结起来本就是痴人说梦。

    绵不惑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时间面色愈发难看,他有些尴尬的立在那处,进退维谷。

    “第三百二十位许别宽未有上台,视为弃权,宁州阿橙胜!”

    “第三百一十九位汪湫未有上台,视为弃权,宁州萧牧胜!”

    这时身旁两处擂台上传来了负责此处擂台的文官的声音,随着此言落下,那两位外族弟子的姓名豁然从翰星榜上移除,魏来等人的排名上延两位,而与此之后,又有两位排名在三百二十五名之外的宁州子弟挤入这三百二十五名之内。

    “宁州魏来挑战翰星榜三百一十八位韦固!”

    “宁州阿橙挑战翰星榜三百一十七位钱铜!”

    “宁州萧牧挑战翰星榜三百一十六位花不眠!”

    紧接着文官们又宣读出了新的挑战,三人都似乎不再将自己放在眼底,也知事不可为的绵不惑只能愤懑的看了三人一眼,随即一招手卷起那唐洞的尸首,寒声道了句:“今日之仇,长水门永世不忘!”

    于此之后,他不做停留,转眼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

    接下来,这场排位战便演变成了魏来、阿橙以及萧牧三人的高歌猛进。

    挑战与认输的宣判不断响起,宁州百姓们到了后来都不再去看那擂台上的比斗,除了最初的几次三人还遇到过些许阻碍,但在与魏来一般毫不留情的手段施展后,大多数自认不敌三人的外族子弟们都在自己的性命与山河图的机缘中选择了前者。转眼三人并肩携手之下,便一路挤进前两百名,身后亦有近百名宁州子弟受益,跟着一道杀入了前三百二十五位,获得了去往山河图的机会。

    这样的状况自然让那些本以为此次山河图宁州子弟再无半点希望的宁州百姓们欢欣鼓舞,但这世上事素来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数日前被叫到白马学馆中的那数十位以萧绝为代表的宁州子弟自然都清楚这样的计划,虽然在此之前那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相信这个机会能够如此完美的事实,可于心中对此还是报着希望,故而当这一切发生之后,他们虽然惊喜,但还不至于如何诧异。而那些在第四日面对萧绝等人的挑战,因觉得此战并无意义故而认输亦或者战败守擂者们却是懊悔不已已。被魏来所召集来的宁州子弟不过五十余人,而魏来等人已经为他们打出了足足近百位名额,因此除开萧绝等人,还有五十余人获取进入山河图中的机会。

    但相比于萧绝等还算在宁州还算颇有声名,后面的几十个名字对于宁州百姓来说却多少有些陌生。

    钱浅、钱岳、童尚、李绪、孙大仁、龙绣、刘青焰……

    显然于此之前,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并未被任何人注意道,百姓们暗暗感叹这些家伙恐怕再次之前应该拍在翰星榜的末尾,修为并不出众,只是也恰恰因为如此,才躲过了翰星榜前方的激烈战事,又随着一大批宁州子弟的认输,而落在了四百余名左右,恰逢魏来等人的愤然出手,反倒让他们收获了一份天大的机缘。

    百姓们对此暗暗感叹,但却不知有那么些外族宗门的长老执事们见到这些名字挤入翰星榜的钱三百二十五名后,纷纷暗自庆幸,甚至窃喜不已,心头那点对于自家弟子被魏来等人强行挤出山河图的愤懑也随即烟消云散。而这些宗门无一例外都是在此次宁州之行中寻到过好苗子的宗门,而正是顾念到那些即将入门的孩童们的感受,他们几乎都选择在今日不与宁州为敌。虽说这是权衡利弊之后的最优解,但让自家弟子失了机缘,免不了还是让他们心头有所不满,可随着那些即将入门的弟子步入前三百二十五名之中,这样的不满反倒化作了隐隐窃喜——对于这些宗门来说,被选拔来参与此次翰星大会的弟子们名头上虽说都是门中的准圣子,但准圣子毕竟不是圣子,而一个宗门的传承兴衰说到底靠的是圣人的支撑,只有成为圣子的弟子才更有可能冲击那道山门,成为日后宗门之中的中流砥柱。这些准圣子们比起圣子都差上一筹,即使去往山河图也不见得能追上门中圣子。反倒是这些个新入门的小家伙未来不可限量,若能得到机缘,有其年龄尚小的优势存在,成长空间比起他们带来的准圣子来说,更为有利,因此,这对于这些宗门来说反倒是最好的选择。

    ……

    外族各方的心思各异,各方之间想要联手的可能也更加的低了下去。

    眼看着魏来等人一路高歌猛进,杀入了前两百名内,并且还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那翰星碑下,站在袁袖春身侧的左鸣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

    “殿下就准备这样放任他们下去吗?”左鸣盯着那翰星碑上不断闪动上移的一连串姓名,眉头微微皱起,他意识到魏来等人似乎并不打算带着宁州的子弟们杀入山河图之中那般简单,他们似乎还打算继续威胁天阙界的名额。而天阙界的弟子们此刻大都落在百名之内,依照着魏来等人上升的速度,最多一个时辰他们便可冲入前百名。

    听闻这话的袁袖春一愣,下意识便要说些什么,但话未出口,一旁的韩觅却出声言道:“一切规则殿下都是依照着左先生的意思所修改的,魏公子等人的行径虽然偏激,但却是在规则允许下进行的,殿下若是这时出手干涉,岂不是会被宁州众人千夫所指?”

    左鸣却是未想到韩觅会在这时说出这番话,且观在听闻此言后蓦然沉默下来的袁袖春,左鸣意识到,这个一直跟在袁袖春身旁的武夫,似乎与袁袖春的关系并非他想象中君主与侍卫那般简单。

    左鸣心头虽然暗暗惊诧,但表面却继续沉声言道,试图与袁袖春道明其中的利害关系:“殿下可要想清楚,魏来等人的行径可是煽动宁州与北境各方对立,这对宁州与大燕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翰星大会本就是各方年轻一辈相互交流之所,这交流比的不止是修为强弱,更是心性。魏来能有本事以这样的方法恐吓住那些年轻人,是魏来自己的本事,也是被恐吓之人心性不如魏来的结果。今日前来我宁霄城参与翰星大会的都是北境各神宗之中的佼佼者,岂会是输上一场比斗,变得耿耿于怀,蓄意报复之人,左先生言重了。”韩觅似乎在这时已经完全接替了袁袖春的发言权,在那时再次应道。

    左鸣深深的看了韩觅一眼,于此之前他对于袁袖春身边之人唯一在意的是那位楚侯之女,也曾试探过对方是否愿意加入天阙界中。而此刻听闻了韩觅的回应,他忽的意识到,自己似乎一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对手的存在。

    左鸣当然明白这个时候韩觅满口空话,说到底是为了让他继续往袁袖春的身上压下筹码,这样的做法当然有坐地起价趁火打劫的味道,但事到如今摆在左鸣眼前的选择已然不多。况且为了这次山河图之事,天阙界做了很多准备,也付出了些代价打通关系。而因为于此之前天阙界内部也并未受到太多消息的缘故,这一百余位派来为桔宁护道的弟子大都是未有入选将星榜的弟子,虽然修为比起寻常宗门已经强出不少,但魏来三人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战力绝非寻常二字可以衡量。若是再让他们这样打下去,天阙界弟子下位的众多北境各方的门徒们显然已经失去了与之为敌的勇气,待到他们杀到这些天阙界弟子的面前时,他们的状态应当并不会受到太多的损失。

    这样一来,即使左鸣对自己门下的弟子们颇有信心,但一番大战下来,免不了还是会遭受道一些损失。至少单凭那个萧牧在前几日所表现出来的战力来看,他一人便足以

    挑下数十名天阙界弟子,这样一来进入山河图之后的某些谋划也必定受到阻碍。

    念及此处,左鸣用了些时间平复下自己心底涌起的怒意,随即他沉下心神再次言道:“韩将军见识不凡,言说之物也极为在理,但将军却终究还是误会左某人了。我所言之物可并非是想让殿下为难,而是实打实的在为殿下思虑啊。”

    “嗯?先生这是何意?”韩觅看出了左鸣态度上的某些变化,他眉头一挑沉声问道。

    左鸣微微一笑,说道:“韩将军想来听说过我天阙界的将星榜吧?”

    “知道一些,但都是些江湖传言,左先生不弃,倒是可与韩某与殿下言说一番,一解我二人困惑。”韩觅在大燕官场城府数十载,这顺坡下驴的本事自然不凡,当下便接着左鸣的话茬言道。

    左鸣微笑说道:“天阙界之所以被称之为北境第一神宗,起归根结底便是我门中天才弟子层出不穷,而其中最为出色的便是将星榜上的将星们。”

    “但入选将星榜,只是代表其中的弟子有机会成为将星,就像许多宗门中的准圣子一般,想要成为圣子,还需要通过诸多试炼。而对于天阙界的弟子们来说,从将星榜上的候选人到成为真正的将星,需要的是……山河图。”

    “只有经历了山河图的洗礼,再里面寻到了属于自己的机缘,于此之后便可一步登天,成为将星,日后登临圣境也只是时间问题。这才是我天阙界能屹立北境神宗之首的根本原因。”

    “而这一次,我天阙界有百位弟子来到此处,为的也是山河图中的机缘。而在此之前,我早已与掌门说起过殿下对我天阙界此行的帮助,掌教甚为欢喜,直言殿下实乃我天阙界最好的朋友,之前便许诺我吃番山河图之行后,将参与过山河图的弟子们都留给殿下,让他们在殿下身边好生历练,有殿下教导,这些本就在我门中只比那将星榜上的候选人差上一线的弟子们估摸着将来的成就比起真正的将星也会不遑多让。”

    这话出口,韩觅与袁袖春顿时互望了一眼,皆从彼此的眼中看见了震惊之色。

    天阙界的将星何其强大自是不必多言,每一个现在还活着的将星都是足以让北境震荡的存在,将这些比起将星只差一线,甚至可与之在未来匹敌的存在留在袁袖春身边意味着什么,二人同样明白。

    这几乎是让人难以拒绝的筹码……

    袁袖春不露痕迹的朝着韩觅点了点头,韩觅心领神会,他转头看向左鸣,笑道:“先生与天阙界视殿下如知己好友,殿下岂能被投桃报李,先生忧虑我殿下早已为先生想到,先生此刻只需作壁上观,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左鸣听闻这话,心头一跳,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言道:“如此,那我便静待殿下手段了。”

    韩觅的眼睛顿时眯起,转过头看向那正在擂台上持刀而立的三人,狭长的眼缝中顿时寒芒闪彻。

    ……

    “枭北鸿认输,宁州魏来胜。”

    “魏来排名升为一百七十四位。”

    文官的声音再次响起,伴随着还有宁州百姓们的欢呼。

    那些外族子弟大都放弃了抵抗,尤其是在接下来的几次比斗中魏来等人都表现出碾压四境的战力与毫无顾忌的狠辣手段之后,那些外族子弟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也彻底湮灭,三人一路杀来,几乎再也未有遇见任何抵抗,外族子弟们最后都以直接认输亦或者不上场的方式结束掉了自己此番宁州之行。

    而这也意味着已经有一百五十名宁州弟子获取了进入山河图的机会,这已经再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宁州的损失,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样的结果在翰星大会开始前,就是再乐观的宁州百姓都不敢做出这样的预测。

    但这似乎还只是开始,魏来三人还在不断发起挑战,时间已经到了未时,而排位战会在戌时之末结束,魏来三人都知道等待着他们的恶战是在面临那些天阙界的弟子们时才会发生。为了尽可能快开始真正的大战,三人都加快了自己挑战的步伐。

    翰星大会计时所用的燃香,是一柱一刻钟的绣香,按照规则,若是对手半柱香的时间内不曾上台,方才能算作弃权,如此一来,若是之后的每位外族子弟都可以为难三人,拖慢一炷香的时间,那待到他们杀到天阙界弟子所在的排名时,他们会足足耗去两个时辰,这样一来留给他们与天阙界弟子酣战的时间便只余下两个时辰不到,想要尽可能的将自己与宁州子弟的排名拉高,三人便还得继续加快速度。

    这样想着,魏来正要言说自己下一个挑战目标时,一道声音却忽的响起。

    “宁州韩谷幽挑战一百七十四位魏来!”

    “请双方于半柱香内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