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吞海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敬州牧
    “乾坤门许宣见过金统领,见过纪姑娘。”金不阕的府邸中,许宣朝着金不阕与纪欢喜二人恭敬的拱手叩拜。

    金不阕大马金刀的坐在主座上,低眸看着身前的二人,许宣当然算得上是器宇轩昂,不愧为乾坤门的圣子,而他身旁的那位浑身上下都被包裹在黑袍下的家伙,却显得有些另类,甚至在金不阕的眼中,如此模样面见于他多少有些不敬的味道。

    但他毕竟识得大体,在皱了皱眉之后,终究未有多言。伸手便言道:“二位远道而来,还请落座,我们边吃边谈。”

    许宣拱手便要应是,可他脚步方才迈开,却察觉到不对——他身旁那位黑袍依旧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许宣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时那位坐在主座上的金不阕眉头皱起,神情甚为不满。

    他有意拉了拉那黑袍的衣角,想要提醒对方,可对方却似乎毫无所感,依然站在原地。许宣有些不解,更有些紧张。

    “怎么,许圣子的这位同门时对金某人安排的这对接风宴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金不阕的双眸眯成了眼缝,他盯着那黑袍一字一顿的问道。

    放眼整个燕地,即使是乾坤门的掌教亲至也得他恭恭敬敬,他自然不能容忍一个后生在这第一次见面时,便给他一个难堪的下马威。这不仅关乎着所谓的颜面,作为上位者的金不阕更明白,若是在这第一次见面时便落了下风,给了对方自己软弱好欺的印象后,日后关键时刻想要调动对方,免不了可能会出现些岔子。

    金不阕想要镇压下对方,也是为了给日后行事留有余地。

    许宣知道此次前来事关重大,若是与金不阕起了冲突,到头来坏的是宗门复兴的百年大计。他再次拉了拉黑袍的衣角,轻声言道:“洛师弟,金统领是娘娘身边的红人,切莫冲动为宗门遭来祸患。”

    本以为以宗门二字压下,这名为洛鹤的师弟怎么也得有所收敛,可谁知这话出口换来却是他冷冰冰的回应:“我的师兄,宗门的兴盛靠的可不是一位的忍让,而是得用血与命搏来的东西。”

    来之前掌教大人曾私下召见过许宣,言说此行一切皆以洛鹤马首是瞻,断不可忤逆他的意思。许宣心头疑惑,也隐隐有些不忿。他已经在乾坤门呆了足足十余年,从十三岁那年入门起便作为宗门中的圣子被宗门大力培养。

    作为圣子,许宣一直将复兴宗门当做己任,这些年无论是私下修行,还是代表宗门待人接物,许宣都谨慎刻苦。特别是在叶渊背叛宗门之后,他更是把自己当做了宗门中的中流砥柱,此番前来宁霄城心头更是憋住了劲,要为宗门做一番大事。

    对于掌教的要求他既是疑惑,亦是不忿,此刻更是被后入门的洛鹤说教,心底更是不满堆积,却碍于此时不合时宜而不能发作。他皱了皱眉头,正想说些什么。可洛鹤却伸手取下了自己头上的兜帽,露出了那张即使身为男人,却依然称得上漂亮而又稚嫩的脸蛋。

    那时,洛鹤抬头看向主座上的金不阕,神色冰冷的问道:“金统领是燕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之前我便听闻过许多关于金统领事迹。本以为以金统领的身份,断然不会做出鼠首两端的事情,今日一见却令我大失所望。”

    “放肆!”他这话出口,不待金不阕给予回应,单单是金不阕周围的那些卫兵们便已然震怒,当下便有数人拔刀而出,朝着洛鹤大声斥责道。

    洛鹤的脸色不变,对于身旁许宣递来的急切的目光视而不见,更不去看那些作势就要动手的卫兵,而是依然直视着主座上的金不阕,目光灼灼,不曾偏移半分。

    大厅中的气氛变得凝重又肃杀了起来,周围的甲士们杀机腾腾。

    许宣咽下一口唾沫,却是没有勇气打破此刻弥漫在大厅中的气息。

    良久,又或许只是一小会的时间。

    许宣却感觉度日如年。

    金不阕却忽然咧嘴一笑:“倒是好气魄。”

    周围那些近卫跟随金不阕多年,意会对方的心意,纷纷收起了各自手里的刀刃。

    许宣正暗暗松下一口气,却又听洛鹤言道:“说起气魄,在下倒是比不得金统领言而无信之下,还敢站在众目睽睽之中,泰然自若的气魄。”

    许宣的眼珠子在那时好似要瞪出自己的眼眶一般,他恨不得将这小师弟给生生掐死。在他看来这可不仅仅是自己没有脑子,而且还要拉着整个宗门为他陪葬的架势。

    而更让许宣惊讶的是,面对这样的羞辱,金不阕竟没有半点动怒的意思。

    男人脸上的笑意更甚,他问道:“阁下口口声声的说金某人言而无信,金某人是个粗人,参不破阁下话里的机锋,阁下有何不满可否直言呢?”

    洛鹤的面色不变,只是言道:“他的人头呢?”

    这个问题出口,许宣的面色疑惑,来之前他也只听闻掌教说起要让他帮助金家解决宁州的各项事物,什么人头之类的事情他可谓从未听闻过。而站在金不阕身边的纪欢喜却是脸色一变,似有顾虑。

    “乾坤门掌教的信里只说是让阁下帮助金某人在宁霄城行事,至于那人的人头,怎么也得等阁下办成了这事后才能交给阁下吧?哪有事情还没办,就要付钱的道理?”金不阕眯着眼睛笑问道,那模样像极一头老狐狸。

    “是吗?但让我洛鹤做事,就得按照我洛鹤的规矩来。”洛鹤的回应出乎预料的强硬。

    金不阕狭长的眼缝中寒光咋起,他深深的看了洛鹤一眼,于数息之后,忽的拍了拍手。然后他身后的里屋中忽的传来一声惨叫,接着一位甲士从门后的屏风中走出,他手里提着一道血淋淋的事物,他将那东西朝着洛鹤抛来。

    “满意了吗?”金不阕问道。

    洛鹤低头看了那东西一眼,随即便转过身子,迈步走向大门,在走出之前,他的声音响起:“七日之内,北境再无雄狮。”

    许宣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滚落他脚边的事物,直到这时方才看清那血淋淋的东西,到底是何物——一颗人头,一颗名叫叶渊的家伙的人头。就是他在古桐城中为了一己私欲,险些将许宣等人以及整个乾坤门至于险境。

    许宣一阵恍然,原来洛鹤要的竟是这个宗门叛徒的人头……

    ……

    “你不应该把叶渊的人头交给他的。”许宣与洛鹤离去后,纪欢喜驱散了大厅中的甲士,皱着眉头开到了正在自饮自斟的金不阕身前。

    喝得兴起的金不阕抬头看了纪欢喜一眼,问道:“有何不可?”

    “叶渊品行是有问题,但他毕竟是在帮娘娘办事,你这样杀了他,日后传出去谁还敢给娘娘做事呢?”纪欢喜这般说道,脸上写满了毫不遮掩的担忧之色。

    “日后?”金不阕却疑惑言道,但很快他便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日后了,七日之后,宁州被我控制在手,燕庭便在没有能与我们对抗的敌人,当他们没有选择的时候,也就没了你说的顾虑了。”

    纪欢喜不解:“就算你杀了江浣水,可宁州毕竟在他的手中经营了数十年,魏来还活着,萧家也还在,你要动他们,势必会引来整个宁州的反弹,这是娘娘不愿看到的。”

    金不阕伸手指了指了纪欢喜,笑道:“所以我们得用洛鹤。”

    “他有什么不同吗?”纪欢喜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平心而论,她并不喜欢那个生得极美的少年,甚至心中隐隐有些反感。总是觉得在那少年身上流露着一股恶寒之气,令人不喜。

    “你没听他说吗?七日之内,北境再无雄狮。”金不阕笑眯眯的言道,脸色因为饮酒的缘故有些泛红,整个人看上去已然有了几分醉意。

    “江浣水年迈,想要杀他有的是人可以做到,为什么一定是他?”纪欢喜还是满心不解。

    金不阕摇头晃脑着又饮下一杯清酒:“能杀江浣水的人当然很多,但就像你说的那样,单单杀一个江浣水并不能解决宁州的问题,所以江浣水与他那头幼狮都得死,但又不能那么简简单单的死。”

    “什么意思?”纪欢喜再问道。

    金不阕的身子前倾,凑到了纪欢喜的跟前,眯着眼睛看着纪欢喜,嘴里一字一顿的言道:“就是那孩子,不仅可以让江浣水死,还能让他身败名裂。”

    “身败名裂?”纪欢喜喃喃自语着这四个字眼,心底忽然翻涌起了某种不安的情绪。

    “是的,身败名裂。有道是得民心者的天下,而民心是最容易被蛊惑的东西。只要让那些愚民认识到江浣水不是他们心中那个亲民如子的州牧,那杀了江浣水的金家就不会是吃人的恶魔,而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的英雄。一切麻烦不就解决了吗?”金不阕这样说着,他脸上的笑意盎然,可这样的笑意映照着殿内明媚的烛光,却莫名的阴森可怖。

    纪欢喜陷入了沉默,而金不阕却高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大声言道:“敬我们的州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