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吞海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念念不忘
    慌乱之色第一次浮现在了金芸儿的眸中。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她惊恐的看着男人,如此问道。

    男人一笑:“没了仙宫宝库,你的手上依然握着百余柄神兵,身上依然有让大多数八门大圣汗颜的战力。”

    “你在怕什么?”

    男人这样问着,脸上带着饶有兴致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金芸儿。

    他脚步随即迈开,朝着金芸儿走去。

    “你说掌握的力量,对于北境大多数人,甚至大多数八门大圣来说,都是不可匹敌的存在,你在怕什么?”

    “千百万年来,东境依靠着仙宫宝库,西境依靠着六道轮盘管辖着南北两处人间。”

    “上神们也好,人佛也罢,看上去都高高在上,可谁又知道,你们离开仙宫宝库与六道轮盘,其实也就是活得久一点的犯人罢了。我说的对吗?”

    男人这样说着,已经走到了金芸儿的面前。

    金芸儿连连退避,似乎根本不敢再与之抗衡。

    终于在这样的退避中,她的脚下忽的一滑,跌倒在地。

    这对于东境的上神们来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它恰恰发生了,以此也大抵可见此刻金芸儿心头的惊慌浓郁到了何种程度。

    男人低下了头,凑到了她的面前,脸贴着脸,离得极近。

    “不。”

    “或者说,连一个凡人都不如,对吗?”

    男人的声音在那一刻变得沙哑,脸上的笑容渐渐狰狞、扭曲甚至疯狂。

    他笑得越来越灿烂,可眸中却有泪水开始涌动,顺着他的眼角落下。

    “可惜……”

    “可惜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知道……”

    “他们到底败在了怎样的东西手中,他们到底是被什么样的东西,所蒙骗……”

    他这样说着,背后的羽翼一振,无数罡风涌动,将金芸儿背后的金线尽数割裂,那些闪烁着浩大金光的事物神兵尽数摆脱了金线的束缚,被罡风卷起,飞射向一旁的魏来。

    魏来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见如此多的神兵袭来,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想要运集起周身的灵力对抗。

    但下一刻那些神兵却并未落在他的身上,而是在他的周围一字排开,到插入脚下的地面。

    “你……你不能杀我,我一死,仙宫就会知道是谁杀了我!”

    金芸儿慌乱说着,目光瞟了一眼一旁的魏来。

    “他也好,你口中的天罡山也好,都将承受东境的怒火,他们都会因为你而遭受灭顶之灾。”

    男人笑了笑:“我以前听人说起过,活得越久的人便越怕死。”

    “阁下现在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很怕死。”

    男人说着瞟了一眼一脸惊慌之色的金芸儿,眯眼说道:“但你说得对,我确实不能杀你。”

    听到这话的金芸儿心头稍安。

    她确实有足够的把握去相信这一点,凡人最大的软肋也就是这一点,顾念的东西太多往往会牵制住他的步伐。

    但他却并不明白即使还是放了她,她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虽然这男人的手段着实古怪,能够切断她与仙宫宝库的联系,但她不认为这样的法门能够持续多长时间,她所表露的恐惧,从某种程度上是为了试探男人的底线,以及为自己再次联系上仙宫宝库争取时间。

    一旦她逃出生天,她一定会将此事禀明仙宫,将今日所受之耻辱千倍百倍的奉还到男人以及他所认识的每个人身上。

    但在这之前,她却不得不先稳住眼前的男人。

    “你想要我做什么?”她这般问道。

    显然,对方如果是聪明人,他费尽周折将她引到北境,又切断了她与仙宫宝库的联系,必然会有所求。

    她也做好了为此付出些代价的准备,但男人却摇了摇头:“你已经给出了我想要的东西,现在你安心等着就行。”

    说罢这话,男人像是对她失了兴趣一般,迈步便走到了魏来的跟前。

    魏来神色古怪的看着对方,他摸不清对方的来路,但目光却落在了对方手中握着的朝暮剑上。

    他记得在翰星大会上,也曾有一个神秘的家伙帮助他驱动朝暮剑,帮他度过难关。

    他的心头一动,问道:“我们认识?”

    “算不上认识,认识这个辞藻,是双方的,至少你得知道我是谁,才能算作认识。”男人一反之前面对金芸儿以及降临在金芸儿身上那位上时神的强势态度,语气温和了许多。

    魏来闻言又问道:“所以,是我忘了你,对吗?”

    “不是你忘了我,是世界忘了我。”男人应道。

    魏来眨了眨眼睛,盯着男人,半晌没有说话。

    男人的脸上也在那时露出了尴尬的神情,他问道:“这个说法太矫情了?”

    魏来点了点头。

    男人讪讪一笑:“我以为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喜欢这样矫情的措辞。”

    魏来翻了个白眼,也不知当如何回应这个男人。

    “那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吗?我保证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忘。”魏来又言道。

    男人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在数息后,摇了摇头。

    “不能。”

    “为什么?”魏来追问道,语气有些急切。

    男人伸手指了指头顶,言道:“有人一直在找我,告诉你,就等于告诉了他,那我可就活不成了。”

    “他是谁?”魏来又问道。

    男人笑了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又上下打量了一番魏来。

    “这才几个月不见,你又长大了不少,转眼就从那个懵懂的小子,成了大燕魏王,单这一点,你可比你爹厉害多了。”

    魏来却说道:“你在转移话题吗?”

    男人脸上的欣慰之色在那时一滞:“嗯……这不会聊天的功夫,跟你爹相比,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然后他的脸色一正,又言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但我没办法告诉你,因为一旦你知道了那些秘密,他们便会第一时间感觉到,这会给你以及你在乎的人都带来性命之忧。”

    “所以,我永远都会被蒙在鼓里吗?永远无法知道真相吗?”魏来皱起了眉头,嘴里如此问道。

    “当然不。”男人摇了摇头,极为笃定的说道:“只是你得自己去寻找你想要的真相。”

    “可我没有头绪,我什么都不记得,我只知道我应该认识你,可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我都没有答案。我该怎么去找?”魏来再次言道,声音不绝大了几分,还带着些许焦虑的味道。

    男人却靠了过来,用自己的双眸注视着少年的双眸,然后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你想要的答案,都在你的脑中,认真去想,一定可以想到的。”

    “我相信你,你爹也相信你,你外公、吕观山也都相信了。”

    “还有很多你已经忘了的人,他们都相信你。”

    “所以你也一定要相信自己,好吗?”

    魏来听得有些迷糊,但却能感觉到男人话里的关心。

    “你破境了?让我看看你的第四道什么。”男人又忽的言道。

    这其实是一个很过分的要求,毕竟修士的神门上所铭刻的神纹从很大程度上便反应了修士所行之道。

    他的杀招,他的软肋通过神纹,便可看出端倪。

    除非极为亲近之人,否则鲜有人会应下这样的要求。

    魏来闻言之后也是一愣,但不知为何,他的心底便有一股对于这男人近乎无条件的信任感。

    他没有太多的迟疑,于那时便运转起体内的灵力,他的第四道神门顿时张开。

    “嗯,还好,还没来得及铭刻上神纹。”男人看了看,点头言道。

    魏来有些不解,没有铭刻神纹到底好在何处?

    男人却是理会他的疑惑,他的一只手伸出,摁在魏来的肩膀。

    魏来的脸色一变,不待他反应过来。

    男人背后的三对羽翼猛地一振,一股气机萦绕在魏来的周身,然后他背后那百余柄插在地面上的神兵纷纷轻颤,随即被羽翼卷起罡风拉扯出来,金光闪耀着汇集向男人,在这个过程中,它们的身形渐渐缩小,转眼便化为了真正璀璨的金光,在罡风的牵引下,涌向魏来。

    魏来的身子一颤,他的第四道神门上,一道道金光坠落其上,一柄柄神兵的模样随着那金光的坠落,而浮现于神门之上。

    只是十余息不到的光景,漫天的金光与罡风都散去,而他神门上却也多出了百余柄神兵模样的神纹。

    “用好这东西,他会是你找到那个答案最终的筹码之一。”男人盯着他这般说道。

    魏来又眨了眨眼睛,他意识到了些什么,看着男人问道:“你要走了吗?”

    很是莫名,他的心中在这时涌出了浓浓的不舍,甚至隐隐有些说不出的悲伤。

    “嗯。”

    男人闷闷的点了点头,他伸出手摸了摸魏来的脑袋,就像是长辈在抚摸自己的后生。

    “别担心,只要我们都足够努力,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魏来却问道:“那他们呢?”

    他想到了自己脑海中闪过的那些画面,虽然依然不记得他们是谁,但现在魏来却可以很笃定他们都是真实存在过的人与事,而非自己臆想出来的东西。

    “都会再见面的,虽然方式不同,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男人这样说道。

    他常常舒了口气,看向不远处的金芸儿,又言道:“我得走了,你也带着那个家伙离开吧。”

    “金芸儿一时半会回不去了,你有足够的时间回到宁州。”

    “路要一步步的走,记住了,不要操之过急。”

    说罢,他迈步走到了金芸儿的面前,一把将之提起。

    他背后的三对羽翼再次振动,作势便要飞遁而去。

    魏来看出了他的离意,他下意识的迈步上前,还想要说些什么。

    但或许是心底的疑惑太多,又或许是不知从何说起,张开嘴,却又吐不出半点声音。

    男人似乎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回头看了魏来一眼。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还有很多人被忘记的人,在等着被记起。”

    “小阿来,就当是为了他们,请好好的活着。”

    “然后,在再次相见时,一眼就认出他们。”

    男人这样说完,羽翼一阵抓着金芸儿身形一闪,彻底消失在了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