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陈平江婉 > 章节目录 第1087章,你是祸害
    陈平看了眼茶几上那本泛黄的古籍,有些不解的望着陈天修,问道:“是什么?”

    陈天修笑了笑,示意陈平自己看。

    陈平走过去,坐在一侧,拿起茶几上的古籍,书皮封面写着《海家实录》四个大字。

    “这是海家的?”陈平反问道。

    陈天修手中拄着拐杖,淡淡的咳嗽了几声,点头道:“海家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祖上,是从秦皇时期传下来的,当年,海家可是徐福身边的仆人,曾跟随徐福前往蓬莱寻找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

    长生不老药?

    徐福?

    陈平瞬间想到了什么,迅速的翻开书籍,前面都是记载的关于徐福东寻长生不老药的记载,翻看了几页之后,陈平看到了百草灵露四个字!

    百草灵露!

    这里面居然记载了关于百草灵露的事!

    陈平面容震惊,看了几眼,之后问道:“海家知道百草灵露的线索?”

    陈天修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百草灵露只是传说中的一味药材,世间之人,还没人见到过。这海家记载的东西,可信可不信,不过,你可以试着去找找。”

    听到这话,陈平眉头一蹙,跟着撇头顶着陈天修,语气不善的问道:“你早就知道婉儿是黄金血,也知道她还剩三年的寿命?”

    陈天修沉默了,半晌之后点点头道:“当年洛家的事,我也有错,后来,我多方派人打听,才知道,洛弟和弟妹留下了一个遗腹子,也就是江婉。当我知道她的身份后,我曾考虑了很久,因为,她是你的妻子,是我的儿媳,是陈氏的少夫人。可是,做公公的,却参与了当年对洛家的定罪。这件事,我一直没找到好的理由跟你跟婉儿说,我想……”

    “住口!”

    不等陈天修说完,陈平怒吼一声,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眼眸里满是寒意,恨恨的道:“你以为三言两句的说自己错了,想要弥补,就可以了吗?!她是我陈平的妻子,就算要弥补,也是我来,不需要你在这里假仁假义!”

    说罢,陈平起身!

    陈天修看着自己的儿子,面容清冷,手中的拐杖重重的磕在地砖上,沉声道:“放肆!我是你父亲!”

    “你不是!”

    陈平近乎咆哮的吼道,双目泛红,盯着老态的陈天修,一字一句的道:“你不配!你不配做我父亲!更不配做婉儿的公公!你不是全球最厉害家族的家主么?你不是曾经九州总局的第一人吗?你不是见过所谓的彼岸吗?为什么,为什么连母亲的意外你都不敢去查!你就是懦夫!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啪!

    陈天修起身,一巴掌抽在陈平的脸上,眼眶泛红,盯着陈平的双目,手微微的发颤,很多话堵在嗓子眼,说不上来。

    陈平恨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咬牙,扭头离开了。

    看着陈平远去,陈天修才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看似和空气对话一样,问道:“你说,我是懦夫吗?”

    “主公,少主还年轻,不知道您身上的责任,他还需要成长。”

    一侧,韩峰慢慢的从门外的黑暗中走了进来,跟着道:“少主已经开启了自己的气,他的双属性,很强,5S!”

    陈天修闻言,神色沉默,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后天我们回天心岛。”

    “好,我来安排。”韩峰道。

    而这边,陈平回到自己的房间,给江婉打了个电话,温柔的笑道:“婉儿,在干嘛呢?米粒睡了吗?”

    江婉的声音有些着急道:“老公,米粒好像生病了,我和乔老正在医院。”

    “什么?米粒生病了?”

    陈平很是惊讶,也是心疼,问道:“怎么回事?米粒什么病?为什么不在家里检查?怎么去了外面医院?”

    江婉很委屈的道:“老公,是分……分家的人不让医生过来给米粒检查,我才让乔老带着我们来医院的。”

    分家?

    找死!

    “等我!我马上回去!”

    陈平挂了电话,直接走出天雁山庄,招呼下人准备了直升机,直奔天心岛!

    ……

    天心岛四区!

    新海医院!

    穿着一身大红色风衣的白洁,领着自己四岁的儿子天天,趁着夜色进了医院。

    在医院的楼道里,天天看到独自一人玩耍的米粒,立马挣脱了白洁的手。

    “天天,你这是要干嘛去。”

    “我去和小妹妹玩。”

    白洁看了眼米粒,不屑的撇撇嘴:“和那臭丫头玩什么,小心有传染病什么的。”

    米粒听到白洁的话,气的小脸鼓成了包子模样。

    “你有传染病?”

    天天站在米粒面前,昂着头,高傲的说道。

    “我才没有。”

    米粒转过身不搭理天天。

    天天瞪着米粒的背影,双手伸出对着米粒的后背猛然打了一拳,打的米粒靠在了过道的墙壁上。

    疼痛让米粒的眼中冒出了泪水:“你为什么打我。”

    “你有传染病,是祸害,我是在打祸害,打死你就不会传染别人了。”

    天天骂道,还朝米粒吐口水。

    “你才是祸害,你是祸害。”

    米粒挥动这双手,向天天的脸上抓了过去。

    天天后退中脚步不利索,自己摔倒在了地上。

    白洁见到儿子摔倒,立马冲了过来,冲着米粒吼道:“你是谁家孩子,你怎么这么野蛮,敢对我儿子动手动脚的,小时候就这样,长大了还得了啊。”

    米粒缩着脖子看着白洁,被白洁凶恶的样子吓的哭了出来。

    “小孩子打着玩儿,这不是常有的事,这小女孩父母平时都不在,也是挺懂事的孩子,你就别这样吼她了。”

    一旁病房的人帮忙劝说。

    “关你屁事,我儿子被这野丫头弄摔倒了,要是摔坏了怎么办,是你能负责的么?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知道我儿子他爹是谁么,你知道我哥是谁么!得罪了我们家,你们一辈子都别想看病!”

    白洁一通怒吼,将劝说的人都给吓住了,一个个都缩回了病房,不敢再说话。

    转过头,白洁一把抓住了米粒的衣领,死命摇晃着米粒吼了起来:

    “你个有爹娘生,没爹娘管的野孩子,我儿子好心跟你玩,你还敢对我儿子动手动脚,老娘今天就要好好管教管教你,天天过来,狠狠的打她!”

    “记住妈妈教你的,咱们家的人出门不用怕,有人敢对你动手动脚,就直挂你往死里打,有妈妈在,就算出事了咱们家都兜得住,可不能被人欺负了!”

    米粒哭喊着挣扎起来,可是根本挣脱不了白洁的拉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