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穿越全能网红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七章 接受追求
    即使张佩不打这通电话,peter也已经购买了当天早晨最早一班洛杉矶飞纽约的航班,距离飞机起飞只有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他本打算眯一会儿,就直接前往机场。

    张佩的来电,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了。

    自从peter来美国之后,他和张佩再也没有联系过,工作忙和时差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他不能确定张佩的心意。他在机场表白的时候看似从容不迫,大气凌然,其实他也怕从张佩口中听到绝情的答复,所以他宁愿张佩不搭理他,他也不理她。

    如果涉及工作问题,张佩都是让毛雨辰负责跟peter对接。peter心里五味杂陈,要不是刘嫚出事,他和张佩不知还要僵持到什么时候。

    张佩的心情跟peter差不多,听到peter久违的那声“hello,pei”,她的眼睛竟有些酸涩,如果她真的对peter没有意思,她绝不会找他求助。

    “我女儿在纽约出事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这件事在美国闹得也很大,你别慌,我现在在洛杉矶,我马上去纽约,我预定去机场的出租车两个小时后就到。”

    张佩一怔,她没想到peter反应比她更迅速,“你那边是半夜......你不休息了吗?”

    “我少睡一觉不碍事,机场候机、飞机上都可以闭目养神,”peter说,“刘嫚独自在美国,受伤住院,身边总得有一个长辈照看,你不在这边,我就是她的长辈!我过去把事情搞清楚,不会让她白受这么大的委屈。”

    他的意思很明确,无论张佩是否接受他,他都已经把刘嫚当成自己半个女儿。

    张佩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犹豫和揣测多么可笑,如果peter抱着可有可无,玩玩而已的想法对待这段感情,他何必这么着急去纽约,何必管刘嫚的死活?

    刘嫚说的没错,她不应该因为遇到一个渣男,而抗拒其他男人靠近。她有新生活,有自己的事业,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这无关年龄,况且peter本身是一个这么好的人。在人品前面,国籍、人种和文化背景真的那么重要吗?

    “谢谢,嫚嫚就麻烦你了。”

    “嗯,你放心,你一个人在中国,记得照顾好自己。”

    他们这个年纪,关心和挂念都是简简单单的,却比那些肉麻的情话更真切,一切尽在不言中。张佩明白,自己接受peter的帮助,相当于接受了他的追求。

    挂了电话,peter觉得自己充满了干劲,似乎往后的生活都有了盼头。

    刘嫚在急救室里整整折腾了五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清理她身上的污渍,至于她的伤,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最严重的伤有两处,她后腰和后手臂被蛋糕金属架的锐利端刺了两个面积小,但很深的伤口,护士给她剪开礼服裙,两大片都被血染透了,只是黑色的布料看不出来,又有蛋糕挡住。

    她还有脑震荡,她是仰面栽进蛋糕里的,后脑勺着地,幸好有蛋糕作为缓冲,可同时上层的蛋糕又压住了她的脸,遏制了她呼吸,她有短时间的缺氧,才意识模糊。除此之外,她身上淤青无数,都是摔和撞出来的。

    更麻烦的是,她事前饮酒,医生无法使用一些药物,只能先给她打了破伤风疫苗,同时严密观察她的脑部变化,避免出现脑出血和脑损伤的情况。

    医生把刘嫚的情况如实的告知jason、maria等人,等到刘嫚体内的酒精新陈代谢完毕,他们再给刘嫚给予其他治疗,比如伤处消炎和脑部治疗。

    刘嫚又伤又醉又受到惊吓,转移到病房时,人已处在昏睡状态。

    jason和maria一起守了刘嫚整整一夜,bang中途被jason劝回去休息,他明天还要工作,他不能得罪那些提前半年预定纹身的大佬。

    前年maria的祖父心脏手术住院,她都没有如此尽心的陪护老人家。她顺风顺水的25年人生中,没有遇到过刘嫚这样的朋友,哦不,或许她们还算不上朋友,她是性情中人,她在party上对刘嫚那么好,仅仅是因为她特别喜欢新纹身,欣赏刘嫚的创造出来的艺术,至于她是什么样的人,她根本不了解。

    现在她了解了,还是深刻的了解,这世上有人,就是很善良,就是会在千钧一发的关头,帮助别人,不求回报——刘嫚无须讨好巴结自己,她背后的靠山太多了。maria已经得知何路深的身份,她派人去警察局跟进,力求第一时间将何路深保释出来,无论花多少钱。

    maria看着坐得离自己远远的jason,他们全程没有交流,jason的表情很阴沉,很肃穆,只在刘嫚被推出来的时候,有些许情绪波动,毋庸置疑,他非常关心她,可是他并没有伸手触碰过她的身体,隔着礼貌的距离,就那么注视沉睡的刘嫚,重重叹了口气。maria不明白jason对刘嫚到底什么样的感情,在她的认知中,很多男人对自己的女朋友也不一定这么在乎。

    jason当然在乎刘嫚,刘嫚将他已接近枯竭的灵感源泉再次开启,用中国俗话来说,她就是他的知音,他甚至已经有了第二首新歌灵感,正准备谱曲。

    两个人默默无语的坐到天明,外面的媒体记者都没他们这么能熬,陆续离开医院,也不算无功而返,至少他们能看出jason和maria对刘嫚的态度,可以写几篇关于刘嫚对他们有多大影响力的文章。

    清晨的医院周围重新回复冷清、宁静,偶尔有一两个早起的居民牵着自己的爱犬路过,他们会为医院门口的黑色保镖侧目不已。

    一辆醒目的黄色出租车在这里停下,一个亚裔长相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maria的手机响起来,她的保镖打过来问她,一个人自称刘嫚男友,是否能放行,maria抬起头,跟jason说出了一宿过去后的第一句话,“刘嫚的男友叫喻湛吗?”

    ......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只听声音就能知道对方有多焦急,maria和jason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睁大眼睛打量这个男人,能被刘嫚倾心爱慕,他一定有三头六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