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万败帝尊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高跷
    此去碧落学院,二十八点八公里,也就是二万八千八百米,这个距离相差不是太远,但是这要是步行而去,也得花它个半天时间。

    一群欢快的男女老少身影在辽阔的大地上像迁移的羚羊尽情的奔跑。

    “三弟,你大哥跟你二哥先行一步。”生龙看着一个个超越自己的身影,内心急的跟猫挠的一样。

    “不用管我,对了,你们可以尝试一下能不能把真血的力量引导出来控制在腿上。”逍遥挺悠哉的边跑边说。

    一个ok的手势,得到答复的生龙活虎就像装了加速器一样,一个箭步,速度蹭蹭往上涨,一会就拉开一大截距离。

    “有没有人背我一截。”在这都想进入前三的环节,全身瘫痪之人林子豪也终于被两位学员放下了,只留下他俩的一句话,“死一个总比死三个要好的多吧。”

    “有没有人给我带带路啊,我看不见。”瞎子学员库社两只手在空中慢慢摸索着,一点点前进。

    两人不停在喊着话,但无人去应道他俩,因为百分之九十九的学员已经在前方了,而考核官林伟则是坐在烈马身上,悠哉悠哉的在最后方晃着,丝毫不理会其它。

    这场比赛注定是不公平性的,因为优胜劣汰很是明显,但是没一个人去反对,因为这也等于学院的一门课堂,环境是不会去适应人的。

    在三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过后,瞎子背着瘫子,瘫子指挥着路,虽然名次注定与他们无关,但是他们最起码也相当完成了自身所达到最好的标准。

    “咳咳,老朽体内的真血之力已用尽。”老大爷学员莫天虎踉踉跄跄弯着腰,保持着奔跑的身形,但是地上有一只爬行的乌龟,扒拉扒拉的,就成功完成了对他的超越。

    “有没有选择放弃这次步伐学员的考核。”林伟骑着马匹骑到莫天虎旁边喊道。

    “咳咳,老朽体内的真血之力,就像我年轻的时候扒拉着张阿姨一样,犹如一团熊熊火焰,永远也息不灭。”莫天虎苍老的嗓音说道。

    “小伟老师,不管现在结果怎样,至少现在我们还没有输,就能去争它一争。”林子豪趴在库社背上语气坚定的说道,而库社的双脚也彻底燃了起来。

    “我喜欢风,我真的喜欢风一样的自由。”没人知道库社心里所想,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个瞎子,被人嫌弃甚至巴不得他去死的瞎子。

    在他十多岁的时候,如以往一样,像只猎豹一般,在山水之间奔跑着,呼喊着。可也就是那一天,他却因为脚滑,掉落山崖,导致双目失明。

    从此他的人生道路在也没有快过,这一慢就是二十年的时光,所有的一切都已经错过。

    “啊!”库社停下了奔跑的脚步,仰天一声大吼,“兄弟,抱紧我。”

    灰尘四起,步伐更加强有力的跨越着,他的每一步伐都有一米之距,而每一步落下,地上都有一道清晰可见的脚痕,一步接一步,脚步如同幻影一般在重叠,可以想象他此刻的速度就是猎豹也要被之惊呆。

    “啊大!”这时候,莫天虎一声口哨,不知从何处跑出来一只小耳朵黑猪。

    只见他缓慢的身影,坐了上去,两只脚抵搭在地上。“小伟老师,老朽这是步伐前进,两脚连着地的。”

    “啊大,驾!”接着对黑猪臀部拍了一下,迈动着六只脚就扬长而去,好不潇洒。

    林伟也是被眼前这一幕惊掉下巴,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看向现场最后的一道身影逍遥。

    “小家伙你有什么绝招,就亮出了吧。”

    一听林伟的话,逍遥的头立马就大了,本是还是挺安稳的,怎么也能排个倒数第四,可是突然之间,什么都变了,自己成了垫尾草。

    脑海一道亮光突然闪过,“小伟老师能不能帮我把不远处的两棵树削成两米高的木棍,木凳子腿般粗就行。”

    林伟心中对此很是好奇,又看了一眼四周无人,骑着烈马,刀掌一挥,“咔,咔,咔。”两棵树很快如同脱了衣服般,光滑白溜溜的。

    “小伟老师再帮我把木棍三寸之处,分别订上一块半米长的板凳腿。”

    “拿去!”林伟看着这个奇怪的工具,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这到底有什么用。

    刺啦一声,逍遥把两只长袖撕了下来,把自己的腿跟这根木棍绑了起来。

    “小伟老师,再帮我和这木棍扶起来。”要求那么多,逍遥也有点不好意思。

    林伟没有说什么,起身下马照做不误,很快看得眼珠子惊的都要掉出来了。

    这没扶起来还好,这一起来,跟摇身一变似的,逍遥成了一个三米多的巨人。

    “小伟老师,这叫高跷。”接着一步踏出,足足有两三米,再接着一步,又是两三米,而且看他每一步踏出也没费多少气力,很快逍遥也追赶了上去。

    只留下站在原地,傻乎乎,享受冷风吹袭的林伟。

    ......

    高跷,据说是一国将军,攻打一个城池时所创。那座城池有着一道护城河,而唯一的吊桥又被摧毁,屡屡都是久攻不下,最后这位将军苦思夜想,最终受一寻觅鱼儿的长腿大雁启发,发明了高跷,这才有了破城而胜的战绩。

    而后来,一些退伍的士兵就把高跷当做民间艺术去表演,久而久之,一些小孩子也学会了高跷,经常用来去偷,别人家树上够不着的果子。

    而这高跷也是逍遥儿时的最喜欢玩伴,虽然说前几步踩得还不算太稳,但是接下来几步却是快而稳。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终于有一道身影出现在视野里。

    这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姑娘,芳华,看得出她很用力的在奔跑,全身已香汗淋淋,每一步也越来越沉重。

    “姑娘,要不要我载你一程。”听到后方的声音,转头一看,一个三米多的巨人,立马也是眼睛睁得老大老大的了,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看来不用,那我们晚会再会。”逍遥轻轻一笑,脚下的高跷每一步卖的更快更远。

    “呜呜,太欺负人,我不跑了。”,“刚才一个骑猪的跑了,现在又来一个踩着什么东西的也跑了,这是作弊,这是欺负人。”芳华两眼红通通的,仿佛遭到天大的委屈,泪光像小星星一样在闪烁,再加上一路的奔跑,脸上早已是灰鼻子土脸,叫人看了一眼,很生心疼。

    “哭什么哭,如果都做不好自己,只是因为别人而自暴自弃,那你回家吧!”林伟骑着烈马赶来,冷冷的说道。

    “小伟老师,我没哭,只是眼里进了沙子。”芳华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泪汪汪的咬着牙迈动着娇小的身躯。

    “哎,你们要加油,真正的比赛还在后面!”林伟骑着烈马,待在原地,目光深远的自语一声。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