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万败帝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一夜修行
    “咚咚!”屋外木门轻轻响起了敲门声,唤醒了沉浸在在自我世界的逍遥。

    “谁啊?”

    “是我,小伙子。”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逍遥赶忙下了床。

    “吱”的一声,门一下子拉了开来。“李老快请进,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啊?”

    “我是代表大家来看看你?”

    “大家?”逍遥有些不明所以。

    “就是那几个老头子,他们说要好好谢谢你,为了不影响你休息,便由我当个代表,咳咳。”李老摇了摇头,神色之中也是有些无奈。

    “是我该好好谢谢他们,没有他们今天出手相助,我现在估计跟个残疾人一样在床上躺着了。”逍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呵呵,李老笑了笑,没有接过话,随后则是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小伙子,这次你虽然替我们解决了一桩心事,但是彻底把你自己推到浪尖风口。”

    “李老,别一直叫我小伙子,我听得有些别扭,叫我逍遥就好。”逍遥冲着他一笑,这张清秀的脸蛋,在灯光的照耀下很是灿烂。

    “是我老头子疏忽,逍遥啊,小舅爷可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就完了。”李老看着他,一时也难以再次开口。

    “李老不用担心,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人人都知道我和他的矛盾,起码他明面上不敢对我做些过分的事。”逍遥把字据拿了出来,晃了晃。

    “哎,但愿如此吧!”李老一脸的心事忡忡,“其实这趟来,主要是给你带个东西。”说罢,一个葫芦拿了出来。

    “李老,你这葫芦卖的是什么关子?”逍遥一脸好奇的把它接了过来,左看看右看看。

    “我这卖的不是关子,我这葫芦里卖的是药?”李老示意他打开看一下。

    “咚!”葫芦头直接被拔了出来,一股芬香迎鼻扑来。把葫芦嘴往下一倒,立马跑出了七八个血红色药丸。

    “这里面一共有二十八颗血气丸,你可千万要收好。”李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在逍遥的耳边。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逍遥也是突然被这么多血气丸给惊了一下,毕竟自己刚才才用过,对它可是深有理会,不仅把之前自身消耗的真血补了些回来,更是增强了自身的血气,全身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劲。

    “实习学员,不必其它核心学员,三个月才发放一枚。”一听李老说完,逍遥更不能要了,这东西太贵重了,他们起码也要攒个几年。

    “李老,这东西我真不能拿,有这么多血气丸足够你们中任何一个人把血气增强,就是战斗学员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人不服老真不行啊,我们年纪都大了,也无儿无女的。”话到此,李老那模糊的瞳孔,也被泪光湿润了。

    “逍遥你正值年少,听我一句劝,你才是真正需要这种东西的人。”

    “要是前两年的时候我也肯定觉得自己不比年轻人差,也是一颗不服老的心。”

    “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才觉得搬山啊,填海啊,修行啊,对我们来说都是昨日的一场泡沫,一场梦。”

    “李老。”逍遥看着他,欲言又止。

    “逍遥啊,其实能在这风景怡人之处,种种地,养养花,安享晚年,就是我们最满足的心愿。”

    “好了,我这个糟老头子就不多话了,你自己多加小心!”

    “咳咳”一声剧烈的咳嗽,“身体不行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李老独自向门口迈去两步,又止了下来,缓缓开口道“你也要记住,人啊,有时候别把自己搞得那么压力大,弹簧就挺好的,松弛有度。”脚步又在静风中步步向前迈去。

    “李老,我送你!”逍遥把他送到门口,便被他挥手赶了回来。

    夜,一如既往的静。逍遥看着手中的葫芦怔怔不语,手掌缓缓攥成拳头,“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从葫芦口倒下了两颗血气丸,丝毫不带犹豫,一下子就塞进了自己口中,“咕噜”一声!心中默道一声“这些血气丸,够我用一段时间了,差不多血气能旺盛充沛的极点。”

    搬山境的第一步是真血法门,而搬山境小成巅峰则是把自身血气炼化在大脊之内,直到大脊之处被气血冲到脊顶,旺盛如熊骨。

    一夜无话,这一个夜晚逍遥又在独自修行中渡过,那本五禽戏决早已被他滚瓜烂熟于心,从虎式到最后鸟式已经可以完整的演绎一遍,而每次五禽一一完整的打出一套,都会壮大自身的血气,可见修行三千法,即使是最普通的法门都有着不同凡响之处。

    当一缕阳光再次穿透过窗户,照耀在逍遥的脸上,他的眼瞳都会在这一刻睁开,精光从中一闪而过。一夜的苦练,不仅没有丝毫劳累,反而神采奕奕,可见对于大多数修行者来说,修行就是在睡觉,就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逍遥的身躯也开始硬朗起来,秀气的脸蛋也开始划过一道道坚毅之色。静静感受着体内那流动的血液,彭拜的力量,是多么的美妙,喜色在脸面上挥之不散。

    “咕咕!”肚子开始发着抗议,发泄着不满的情绪,经过这一夜的合不拢眼,此时的自己脑海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吃,用尽一切办法使劲的吃。

    “正好,到食堂吃个早餐。”想到这,逍遥突然想起了曾虎伟,“不知道他这次见到我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哈哈!”笑意再也忍不住,陈旧屋子的大门被缓缓推开。

    …..此时学院的清晨,路上可见三两人成群,有说有笑的并肩走着,一些训练场和潜能刺激场地也有着不少身影,正在努力着。

    视线陆陆续续的离开他们,脚步也在灰沙绿草之中来到了食堂。此时的食堂更是挤满了身影,不少人都蹲在食堂门口的台阶上喝着粥。

    走进食堂,那些桌椅从头到尾焕然一新,食堂师傅还是之前的那位,一切就如同没发生过。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