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万败帝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天降祸事
    “听说没,昨日莫小虎与林子华在血站台决一高低。”

    “何止是听说,我还在现场呢?”

    “欧?那他们俩谁赢了?”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林子华了,他可是战斗学员榜第三的猛人。”

    “可真厉害啊,昨天除了这件事,还有一件大事,副院长的小舅子居然被人给打了。”

    “什么,不可能吧?在这碧落学院也有人敢动他?难道是战斗学员榜的那几位?”

    “你们这算什么惊人的消息,昨日学院第一花,居然被人偷了一套衣裙。”

    “我去,这也可太劲爆了,此人真乃我辈楷模啊!有朝一日定要与他好好讨论讨论心得。”

    走进食堂,听着这些人在闲聊着各种小道消息,趣味八卦,逍遥也不禁一笑,向着取餐处走去。

    “嗨,食堂师傅我来了。”这热情打着招呼的声音,立马叫忙碌的食堂师傅抬起了头。

    二话不说,瞬间拿出了一个大盆,在其它端着碗学员的目瞪口呆下,递给了逍遥。

    “.…我只是想喝一碗粥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是想把我撑死吗?”看着这盆粥,逍遥还是选择接了过来,现在自己真的很饿,更何况搬山境本就以吃真名,需要各种外界能量,来强大肉躯,增强血气。

    “谢谢了啊,食堂师傅。”

    “不用谢,待会一定记得要多来吃几盆。”食堂师傅看着他语重心长的说道。

    “昨天不就打了一顿小舅爷,今天至于这么夸张吗?”逍遥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内心悄悄警惕了起来。

    “嘭!”一盆大粥从天而降落在了餐桌上,把餐桌三人吓了一跳,都把目光汇聚在他的身上。“各位,我听说校花被人偷了衣裙,是什么颜色的,还有没有其它特别的东西?”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面孔,说的这一番言辞,三人立马就懂于心,看着他也多了几分顺眼。

    其中一位小眼睛,长相猥琐的老生说道“道友,你所说的问题也是我等想知道的问题。”

    “不如我们各自以一颗血气丸来赌一赌它是什么颜色。”

    “好,女孩子大多爱粉红色,我就赌粉红。”

    “那只是平常女孩,身为学员第一院花晓晓,通常都以青衣出门,我赌青色。”

    “俗气,晓晓公主如仙子般人物,自当是如那九天玄女,以一身清风白衣,风姿千古。”

    看着眼前这争得面红耳赤的三位,逍遥默默的大口喝着粥,心里却是在想着,“这晓晓,怎么好像在哪听过,好像是昨天那两个家伙的梦中情人。”

    一顿粥饱之后,逍遥便悠闲自得的向着灵鱼泉走了过去,现在的脑海中多了一个声音,自己就是不吃,也要把这个灵鱼喂饱。因为今天意外接到了一个通知,这个灵鱼要是在这个月喂养的好,学院就会奖励一枚血气丸。

    “血气丸啊,这可是比自己打十几套五禽戏决还能增强血气的灵丹啊,关乎自己能否早日达到小成巅峰的重要环节。”迈动的步伐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快。

    一番清水川流,一番假山花香之间,景色迷人,令人心旷神怡。逍遥在还不错的心情之中,手提着一个木桶,再次来到灵鱼泉。

    正当要从木桶之中,扔下鱼饵,可是看了一眼池水之面,立马傻眼了。

    水面上,漂浮着五颜六色的小身影,但最多的还是一种肚白之色,而这些小身影正是灵鱼泉中的灵鱼。

    此时的它们没有在安逸的畅游,而是在安静的在水面上躺尸。

    “灵鱼,全死了。”看着这一幕,逍遥的心犹如被万马践踏呼呼而过,脑海中也是一番高山崩塌,日月无色。

    灵鱼那发鼓的躯体随着波澜流动,一双双睁大无神的鱼眼,仿佛在证明它们死不瞑目,死不安生。

    “出大事了,这次真的出大事了。”稚嫩的脸上挥之不散的惊慌,从水面上捞过一条灵鱼,以人工呼吸之势,进行着抢救。但是那一动不动,合不上的鱼眼,冰冷的躯体仿佛在说,“孩子我也好想再活五百年,但是这次你真的救不了我,放弃吧!”

    “是谁如此恶毒,你好歹给我留个活口,叫我问一问啊!”看着水面上满池的死鱼,逍遥知道这灵鱼定是被人下毒了,而这条导火线的最终目标则就是自己,能跟自己过不去的只有一位那就是“小舅爷!”

    此时在碧落学院的一间颇为豪气的住宅,住着一位身材矮小之人,正是曾虎伟。此时他目含阴冷,脸若冷霜,放下手中的一杯茶水,恨恨自语“小子跟我斗,恐怕你是在娘胎里脑子没有长好吧。”

    另一边一群一身黑袍之人,背后刻着执法二字,在食堂师傅的带领下也来到了灵鱼泉。

    “我就说昨晚你鬼鬼祟祟在灵鱼泉上撒着什么,今个赶早一看,好样的,一池子灵鱼全部死光。”人还未到,食堂师傅那大义炳然的声音回荡在灵鱼泉的上空。

    “完了。”当看到这一队人,逍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解释不清了。

    “说,你到底是哪个学院派来的奸细。”食堂师傅这下子脑袋开了窍,声声夺人,步步紧逼。

    “哈,各位执法大哥,我要是说我也不知道啥情况,你们相信不?”

    一群黑衣执法很有默契的摇了摇头,其中一位大概是执法队长开口说道,“是不是你干的这先不说,一池灵鱼在你管辖的区域内死光,你就已经一条疏忽之罪。”

    “……”逍遥。

    “王领队,我介意先去他住宅之处搜上一番,说不定还有一些蛛丝马迹。”食堂师傅提议道。

    “完了!”一听他这么说,逍遥不傻,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阴谋,此时的住宅之处肯定被人动了手脚,这下子可成窦娥之冤。

    王领队听了建议点了点头,立马两个执法之人就上前把他架了起来,不管他有何冤屈,拖着他离开了灵鱼泉,目标也自然是他所住的住宅。

    在食堂师傅的轻车熟路带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加上一些看热闹的学员,很快就来到逍遥的住所小木屋。

    “搜!”王领队一声令下。

    几个执法者立马破门而入,进里面翻江倒海一阵,在半柱香不到的功夫,一个被布蒙盖的东西端了上来。

    “报告王领队,蛛丝马迹倒是没有发现,倒是发现了另一样重要的东西。”一位执法者端着手中之物说道。

    “把它掀开吧!”王领队示意。

    “这,还是请王领队亲自打开吧。”这位执法者面露为难之色,最终把东西递了上前,把决定权交给了王领队。

    “哎,完了,完了。”通过他们几句简单对话,逍遥知道这下子又是罪加一等,这下子可没人救得了自己。

    在看热闹群众的注视下,蒙着的布一下子就被掀开,而现场也是立马寂静了下来,在沉默了两秒中之后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我的天啦,我看到了什么。”

    “一个清绿色裙子。”

    “这,这,这不是晓晓仙女的裙子吗?”

    “天呐,偶像,不,变态。”

    “天呐,英雄,不,色魔。”

    阵阵惊呼声从赶热闹的学员嘴中传来,每个人的面色不一,有人愤怒的大骂,也有人在鄙视中悄悄对他竖起了手拇指。

    “这不是今早与我们一同吃粥的那位仁兄,我就说第一眼看他时就与众不同,今日真叫我见识到厉害了,什么叫人外有人,什么叫山外有山,什么叫独领风骚,这就是。”这熟悉的声音也落入到逍遥的耳中,看了他一眼,再看那些激动的学员,脸色算是彻底黑了下来。

    “给我把他直接压到执法堂,听候审判。”

    “晓晓学妹的衣裙你也敢动,我心目中完美的女神你也敢玷污。”王领队百事不惊的面孔也在瞬间之中彻底转变,一脸愤愤如火的对逍遥毫不掩饰的痛恶。

    “完蛋了,这下子成了全名公敌了。”此时的逍遥别提多难受了,内心苦水汹涌,简直能淹了百亩良田。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此时的碧落学院热闹之极,可以说是满城风雨,每个学员都在议论这偷衣事件。

    有人说,这偷衣贼乃是采花大盗出身,祸害了不少妇女,心里极度扭曲。

    有人说,这偷衣贼乃是名门世家,却被驱逐家门,是丧尽天良之人。

    还有人说这偷衣贼是青面獠牙的怪物,有着恋衣癖,总之是各有各的说法,而且全无任何好话,导致这偷衣贼越传越神,就连一些老师也在质疑之中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向着执法堂看个究竟。

    逍遥之事也落在李老等人的耳边,别人不清楚,他们还能不清楚吗?也都赶忙向着执法堂赶去,生怕来晚了,到时候被人一板砖定了十恶不赦的罪名。

    另一边,练着吞海经的活虎,此时的他在这短短几日胖了一个圈。在听闻前方身旁之人聊着此事之后,手中的鸭腿顿时不香了,慌慌张张的起了身向着不远处盘坐的身影跑了过去。

    “大哥,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什么大事不好?”盘站之人生龙睁开了精光双眼,如同雄狮复苏,放下手中的葵花宝典。

    “三弟,三弟,他去嫖被抓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