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都市捉妖人 > 章节目录 第3515章 第3541 天命?3
    没死的人都得救了。

    结束了?

    好长一段时间,大伙都还处在懵逼的状态中。

    叶小木第一个回过神来,扑到叶少阳身边,抓住他手腕,输入灵气检测了一下,谢天谢地,他还没死,只不过体内气若游丝,经脉断了好几根……赶紧推气过宫帮他疗伤,叶小木也上前抓住他另一只手臂帮忙疗伤。

    谢雨晴等人都凑过来,蹲在一边紧张地观察叶少阳的情况。

    疗伤持续了有半个小时,叶小木这才松开叶少阳的手,用力吐出一口气,望着谢雨晴点点头,“放心吧,我爸死不了。”

    谢雨晴紧绷着一股劲总算松懈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叶少阳喃喃说道:“我就知道他不会死,他是谁啊,怎么可能会死……”

    猛然又想到什么,神情一滞,两行眼泪流下来,“可是,雪琪死了啊。”

    “小叶天师,战斗真的结束了吗?”

    一个法师眼巴巴地望着叶小木。

    叶小木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冥河老祖最后为什么走了,但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众人开始散开,一起搜罗那些散落在水边沙地上的尸骨和遗物,然后逐一辨认他们的身份。

    能留下尸骨的算是最好的了,很多尸骨都被邪物给打碎了,更惨的是被冥河老祖的毒液给融化到骨头渣都不剩的……

    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过程。最后大家清点人数,发现一共丧生了七十八个人,受伤的超过半数……

    大家情绪都很低落,很多人还哭了起来。

    叶小木找了个地势高的地方站上去,酝酿了下情绪,冲大伙说道:“这是法术界很多年都没出现过的重大损伤,我们失去了很多伙伴,还有很多人受伤,我知道这个结果很惨……但是我们成功了啊,我们打赢了冥河老祖——”

    他话说到这被一个法师给打断了,冷哼一声说道:“这也算赢吗,我们死了这么多人,人家最后拍屁股走了!”

    “但是我们封印了荫水河的裂隙,也杀光了那些邪物,逼退了冥河老祖,这就是赢了啊,至少我们做到了,难不成你觉得凭我们这些人就能干掉冥河老祖?”

    王小宝说道:“一点不错,当发现对手是冥河老祖的时候,老实说我当时就觉得完了,看不到今晚的月亮了,但最后我们还是成功了,这是大家坚持奋斗的结果啊,这结果你们还不满意?我说句不该说的,如果不是我二叔拼死抵抗,今天何止是牺牲四分之一,咱们大家都得死,哦,不光咱们,整个人间可能都要被冥河老祖统治了,就这结果你们还不满意吗?至少是傪胜吧。”

    不少人都点头表示赞同。

    “快看,水上的阴气正在散去!”不知哪个法师率先喊了一嗓子,大家纷纷来到水边,看到一直萦绕在水面上空的阴寒之气正在消失,这些阴寒之气都是来自鬼域,裂隙被封印起来、冥河老祖也走了,阴寒之气失去了源头,自然是要快速散去的。

    接下来是水里。

    原本漆黑的水域也在一点点收缩范围,不到几分钟,所有黑气都消失了。

    一切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望着还原到清澈的水面,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在众人心中升起来,到这时他们才慢慢地意识到,今天的这一场战斗,非但不是失败的,还是整个法术界的荣耀,也是他们一生的荣耀。

    叶小木望着大伙,心想,这一战对他们成长之路上的洗礼,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需要他们回去之后慢慢去品味。当然,自己也是一样。

    在王小宝的指挥下,大伙开始为众人收拾遗骨,然后回帐篷去调息恢复——万一冥河老祖去而复返(虽然可能性不大),至少他们还能有点力气来对付。

    一个法师离开之前,先走到昏迷不醒的叶少阳身边,深深鞠了一躬,这才离去。

    其余人也都学他的样子,挨个对叶少阳鞠躬行礼。

    经过这一战,他们对叶少阳的实力还有作为法师的坚守、信念,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很多人这时才真正明白,不管是天才的元辰还是建明,跟叶少阳相比都差了太远太远。

    他是法术界绝对的王。

    这些人回去之后,现场只剩下叶小木一家三口外加谢雨晴。

    谢雨晴指挥叶小木把叶少阳也搬回帐篷去,叶小木和王小宝自己先吐纳恢复了下,然后继续为叶少阳疗伤。

    两个周天之后,叶少阳体内的经脉都接上了——这也多亏了叶少阳是先天灵体,经脉损伤自己也能恢复。

    “他现在没事了,早晚会醒。”王小宝抹着脸上的汗珠说道。

    “给他灌点水,我看电视上都这么演的,昏迷的人喝点水就醒了。”谢雨晴一边说一边四下寻找,最后没找到水,找到一碗没吃完的皮蛋瘦肉粥,没等叶小木阻拦,已经被她往叶少阳嘴里灌进去了两口。

    叶少阳咳嗽着醒过来。

    “你看,还是我这办法管用!”谢雨晴十分兴奋。

    叶少阳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吐,吐完之后砸着嘴问大伙给自己喝的什么。

    “稀饭啊,当水用的,你看多管用。”谢雨晴还振振有词。

    “什么啊!我是被臭醒的!”叶少阳不断往外吐着嘴里的残渣。

    叶小木怯怯说道:“妈,那个粥好像好几天了,我来的时候它就在这了……”

    “不是今天中午吃剩的吗?”谢雨晴拍了拍脑门,“哎呀我忘了,这帐篷……好像是我们最早蹲点用的,这粥怕是上周的,里头有肉和皮蛋,一周时间,是有点……不新鲜了哈?”

    叶少阳本来没事了,听了这话又吐了起来。

    谢雨晴不好意思地讪笑着,“那什么我忘了,反正你不也醒了吗,说明这粥还是有用啊。”

    “你就别提这粥了行吗?”叶少阳欲哭无泪。

    还是叶小木孝顺,去隔壁帐篷给他弄了点温水过来漱口,叶少阳勉强坐起来,调息了一下,发现自己丹田和气海几乎都快碎了,于是自主吐纳了一个周天,这才算真正缓过来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