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 > 章节目录 第788章:果然出事了
    第788章:果然出事了

    在整个过程之中,苏沫沫不时抬头冲着厉司夜做着鬼脸:

    “哼,网上还说你是什么国民好老公呢,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明明就是暴君!暴君!”

    尽管苏沫沫嘀咕的声音很小,还是被厉司夜一字不差的给捕捉到了。

    他一个抬头,漫不经心的扫了对面的小家伙一眼,淡淡的说道:

    “如果我真的是暴君的话,你现在应该会直接躺在床上吃晚餐,而不是现在还有力气坐在这吃早餐,顺带吐槽我。”

    “噗咳咳咳!”

    厉司夜的这番话一出,苏沫沫差点没直接被自己嘴里的东西给噎着。

    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苏沫沫吞了好大一口的牛奶才将嘴巴里的东西给压了下去。

    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厉司夜。

    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没好气的瞪了自家老公一眼:

    “希望我们家两个儿子以后不会变成你这样!”

    厉司夜嘴角轻轻一勾:

    “能变成他爸爸这样优秀的人不是挺好吗?”

    苏沫沫做了个鬼脸,没有再出声。

    两个人就这样慢条斯理的将厉司夜做的早饭全部都吃干净了。

    苏沫沫想着,既然今天厉司夜已经替她请过假了,那她今天干脆就直接旷工好了。

    毕竟人事部那边也不会因为她只请半天假就不扣她的工资了。

    这可是她当初在建立工作室的时候自己定下来的考勤规矩。

    就在苏沫沫琢磨着今天一天该怎么度过的时候,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苏沫沫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正在闪烁跳动者的号码,发现原来是从工作室那边打过来的。

    她十分无语的将电话拿了起来,朝着厉司夜那边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屏幕:

    “看看!都怪你,要不是你替我请假,人家也不会把电话追到这儿来!”

    苏沫沫本来只是打算抱怨两句的,可是万万没有料到,厉司夜竟然直接伸手一把将她的电话给拿了过去。

    甚至还当机立断的直接将接听键给按下了:

    “喂?”

    这低沉而性感却极度富有磁性的男低音,让电话那头的前台小妹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脑袋里面空了几秒,不过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苏沫沫的手机除了厉司夜能接之外,恐怕没人敢碰了。

    于是她立刻反应了过来,只不过再开口的时候,她兴奋地舌头都开始打结,就连说话也变得磕磕巴巴,不清不楚:

    “那个……男神,哦,不对不对厉大少,请问……请问一下……”

    小花的脑袋里面瞬间一片空白,她甚至开始狐疑的嘀咕了起来:

    “不对呀,我刚刚是要问什么来着?”

    因为电话这头厉司夜直接按下了免提键,所以小花的嘀嘀咕咕的声音全部都被苏沫沫和厉司夜两个人给听到了。

    坐在餐桌对面的苏沫沫十分无语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要知道小花这家伙还是她亲自面试招进来的,怎么这么没出息?

    不过就是接了一个厉司夜的电话而已,就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的老公究竟有多大的魅力,有多么的优秀。

    但是好说歹说,小花也算是见过厉司夜几面好不好,怎么连一点点免疫力都没有建起来?

    这还只是通个电话而已,以后要是真的碰面了,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呢!

    真是太丢她的人了!

    “你要找苏沫沫?”

    在经过厉司夜的提醒之后,小花终于回过神来。

    她连忙开口说道:

    “没错没错,厉大少,我要找沫沫。”

    电话那头苏沫沫正要起身去抢手机,可谁知道厉司夜干脆直接站了起来:

    “她洗澡去了,有什么事情和我说,我记得我已经打过电话替她请假了。”

    电话那头的小花脸色明显僵住了,一时间那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接提到了喉咙眼。

    完了完了,听男神这语气一定是生气了。

    刚刚他说沫沫去洗澡了,这都快大中午了,去洗什么澡哇?

    一定是才做完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看样子自己这个电话一定是打扰了男神的好事了!

    玩犊子……

    “那个厉大少,如果我打扰到你们的话,我……”

    小花十分弱鸡的开口,那声音委屈的就好像随时随地都能哭出来似的。

    一旁的苏沫沫差点直接呕出了一口老血。

    她拼命的想要往上跳,想要把自己的手机给夺回来。

    可是厉司夜的身高已经将近一米九了,他只要稍稍将手机往上一举,任凭苏沫沫怎么跳怎么蹦,根本就碰不到。

    “说吧,有什么事?”

    厉司夜的声音很冷淡,也听不出来她到底有没有生气。

    小花连忙开口说道:

    “是这样的厉大少,麻烦您帮我转告一下沫沫,刚才《大唐无双二》片场那边有人直接把电话打到咱们工作室这边来了。”

    一听到这里,苏沫沫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也不知道为何,在经历了昨天和战连城的那一番对话之后。

    一提到《大唐无双二》的拍摄,苏沫沫的神经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紧绷了起来。

    而站在旁边的厉司夜似乎也察觉到了她情绪的起伏。

    于是也没有再继续逗她,而是转身就将手机还给了她。

    苏沫沫一把将手机接了过来:

    “小花,是不是《大唐无双二》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了?是拍摄出了问题了吗?还是什么?”

    突然听到了苏沫沫的声音,小花原本紧张兮兮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

    “拍摄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沫沫你也先别着急,我听那边说事情是这样的,剧场那边的人说今天不是休息日,但是阮萌萌她却没有过来上班。”

    “因为剧组要赶进度,所以必须要提前拿到后面的剧本才可以,可是他们的人打了阮萌萌的电话却一直没人接,所以就找到我们这儿来,想问问一下是什么情况。”

    “你说什么?阮萌萌她出事了?”

    苏沫沫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脸色也陡然大变。

    而电话那头的小花似乎是被苏沫沫这有些过度的反应给吓到了。

    她连忙开口解释的:

    “不是的,不是的,剧组那边没有说她出事,就是工作人员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她的家庭住址,或者说她家里的座机电话,只要是能够联系上她的方式都可以!”

    苏沫沫心中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冒了头:

    “这件事情你们交给我去办吧,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她的,你们让剧组先赶进度。”

    “好的,沫沫,那辛苦你了!”

    苏沫沫将电话挂断之后,匆匆的抓起了身边的背包,转身就准备离开。

    坐在她对面的厉司夜看到苏沫沫脸色不对劲,便抬头开口询问了起来:

    “怎么事情?很严重吗?”

    苏沫沫有片刻的犹豫,她也不知道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自己是不是应该和厉司夜说实话。

    毕竟如果自己把阮萌萌的事情告诉了厉司夜的话,那过不了多长时间相信也一定会把战连城给牵扯出来。

    要是厉司夜知道自己还和战连城有联系的话,只怕要大发雷霆了。

    想到这里,刚刚涌到喉咙的话在舌尖打了个转,又被苏沫沫给吞到肚子里面去了。

    她转身急匆匆的走到了厉司夜的身边,弯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暂时问题还不大,等到我搞不定的时候我再找你帮忙,老公拜拜。”

    说完这话之后,苏沫沫也没有等厉司夜有所回应,便转身飞快的出门了。

    片刻之后,厉司夜就听到了车窗外面传来了一阵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单手插袋,几步走到了落地玻璃窗的门口。

    一抬头就能够看到苏沫沫开着那辆白色的宝马风驰电掣般的驶离了别墅的车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厉司夜突然脑海里面灵光一闪,想起了前阵子陆墨琛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说过的那番话。

    在片刻的犹豫之后,正准备出门开车跟上苏沫沫的厉司夜,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他低头扫过手机屏幕,发现是陆墨琛的电话。

    厉司夜眸光微闪,没有犹豫便将电话给接通了:

    “喂?”

    “我的人已经查到了顾云霆的踪迹了。”

    电话那头陆墨琛说话的时候,声音十分的低沉而平静。

    “现在人在哪?”

    此刻厉司夜极度迫切的想要找到这个人。

    因为只有找到这个人,他才能弄清楚夏心扬身上的秘密。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一步一步的靠近事情的真相。

    “人我的确是找到了,可是就连你恐怕也未必能够带出来。”

    在听到陆墨琛的这番话之后,厉司夜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十分安静的等着陆墨琛接下来要说的话。

    “事情是这样子的,战家的那两个兄弟已经到了宁海城,如果我的情报没有出什么问题的话,顾云霆现在应该是和他们混在了一起。”

    又是北城的战家?

    厉司夜在听到这个名头之后,眸子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幽深,连带着周身的气压也一度变得极低。

    因为这些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

    “把他的电话给我。”

    如今战家的两兄弟不但牵扯上了夏心扬,而且还和苏沫沫有了关联。

    即便是当初他们有再大的纠葛,厉司夜也觉得这个电话他必须要打。

    “待会我会把他的电话发到你的手机上。”

    ***

    而另一边,在整个芝麻影视工作室里面。

    貌似除了苏沫沫一个人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知道阮萌萌的家庭住址了。

    因为好几次阮萌萌熬夜写剧本的时候睡过了头,苏沫沫去剧组没有找到人,都是直接开车去她小区上门把剧本取回来的。

    在驱车前往阮萌萌家里的这一路上,苏沫沫都是不停的在拨打着她的电话。

    虽然电话是通的,可是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昨天阮萌萌和战连城两个人离开的时候,苏沫沫对战连城看自己的那个目光,印象无比的深刻。

    因为她十分清楚的能够感觉到战连城的视线之中,夹杂着浓浓的挑衅和报复的意味。

    而且他嘴角勾起的笑容,分明就是在说,咱们走着瞧。

    因为他那道笑容,还导致昨天晚上苏沫沫做了一个噩梦。

    所以当今天小花那边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说阮萌萌已经联系不上。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认定阮萌萌一定是出事了。

    阮萌萌如果出事,必定是和战连城那个恶劣的男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只不过苏沫沫并不知道,事情竟远远比她想象中来得要更加的严重。

    半个小时之后,当属于苏沫沫的那辆白色的宝马出现在了阮萌萌所居住的高层小区下面的时候。

    她甚至连车门都没来得及锁就飞快地冲进了大门,走进了电梯。

    她内心的那一种焦躁和不安让她无比的焦灼。

    虽然说她并不知道三年之前战连城和阮萌萌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她能够确定阮萌萌之所以会被驱逐出影视圈,肯定是和战连城脱不了干系的。

    如果说三年前阮萌萌是因为战连城而背了黑锅。

    那么三年之后,战连城再一次利用了她的感情,伤害了她。

    就算苏沫沫作为一个旁观者,恐怕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样琢磨着,苏沫沫很快就出现在了阮萌萌的家门口。

    因为三年前的那一场丑闻,阮萌萌在宁海城几乎是没有任何朋友的。

    恐怕唯一知道她家庭住址的就只有自己和战连城了。

    如果战连城真的对阮萌萌做了什么事的话,那此时此刻阮萌萌七八成会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闭门不出。

    抱着这样的期望,苏沫沫拼命的按着门铃。

    可是不管她怎么按,门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难不成她真的不在家吗?”

    苏沫沫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她不在家的话,那又会去哪里呢?

    难不成她还和战连城在一起吗?

    苏沫沫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干脆掏出了手机,准备最后再给阮萌萌打个电话。

    如果这一次电话还没有接通的话,那他就只能调转方向直接去找战连城了。

    至少她还知道在连城所住的公寓的地址,找他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苏沫沫将电话拨通之后,不过结果却接依旧差强人意。

    因为电话虽然是接通的,可是从头到尾一直就没有人接听。

    就在苏沫沫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她的脚步突然一顿。

    因为她好像隐约听到门里面似乎有电话铃声。

    于是她干脆趴在了门口,耳朵靠近门框的细缝仔细地聆听着。

    里面的确是有一阵一阵的铃声响起。

    而当她将电话挂断的时候,铃声终止。

    当她再一次把电话拨通的时候,铃声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阮萌萌是个编剧,而且独居。

    为了能够修稿子,她身旁一直都是手机不离身的。

    因为手机可以随时随地在她灵感来的时候,让她进行修改和创作。

    如果她的手机在家里的话,那她的人必定也在家里。

    既然按门铃没有用,苏沫沫便开始用力的砸起了门来。

    她一边砸门,还一边大声的朝着里面喊道:

    “萌萌,我知道你在家里,你赶紧给我开门!”

    “萌萌你开门呀!我是苏沫沫,我来找你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你先把门打开,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苏沫沫站在门口,锲而不舍的开始敲门。

    差不多敲了整整五分钟,可是房间里面并没有传来任何的动静。

    越是这样,苏沫沫越发的担心:

    “萌萌,你要是再不开门的话,我就直接报警了!”

    也不知道是苏沫沫的声音太大,还是她敲门的动静太响。

    以至于隔壁的邻居也被她的动静给吵了出来。

    住在阮萌萌隔壁的是一个差不多是五十岁左右的中年阿姨。

    当她听到苏沫沫的声音之后,推开铁门探出了半个脑袋来,狐疑的将苏沫沫上上下下的都打量了一番,这才开口询问道:

    “请问一下,你是阮萌萌的朋友吗?”

    苏沫沫听了这话之后连忙点头。

    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面带着几分抱歉的味道:

    “不好意思阿姨,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因为我朋友的手机一直在里面响,但是我敲了这么久的门,她却不来开门,我担心她在里面出事了。”

    那个中年阿姨上上下下的将苏沫沫打量了一番,发现站在门外的这个女孩子,看上去的年纪应该是和阮萌萌差不多大的。

    她长得非常的漂亮,而且水灵灵的,特别是那双眼睛又大又明亮,目光也是清澈见底。

    她相信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因为她脸上和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担忧,十分的真诚,完全就不像是假装的。

    而此刻苏沫沫也非常抱歉的朝着阿姨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去就准备掏出电话报警:

    “阿姨,不好意思吵到你了,我叫不开门的话,要不然就先报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