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秦逸尘 > 章节目录 第1042章扑朔迷离
    第1042章 扑朔迷离

    一家三口的团聚,让得秦逸尘他们似乎忘记了周围这些人的存在,沉溺在了重逢的喜悦之中。

    望着完全忽视了他们存在的三人,大殿中的众人皆是悻悻的耸了耸肩膀,悄然退了出去。即便是天昊宇,在妒忌的看了秦逸尘一眼之后,也只能强压着心中的妒意,拂袖离去。

    “呜呜……好感人……”

    在大殿之外,那个带领秦逸尘前来的绿衫女子,望着沉溺在幸福之中的三人,忍不住泪眼朦胧。

    “绿衣,你在做什么?”

    在绿衫女子羡慕间,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啊……素长老。”

    听到这道声音,绿衫女子娇躯一阵,见到来人,她连忙是行礼道。

    “怎么回事?”

    来人正是素华,见到绿衣的异样,她眉头微皱,问道。

    “素长老,吕师姐的夫君来接她了,好感人……”

    绿衣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

    “夫君?”

    闻言,素华眉头一皱。

    对于吕伶菡和小灵儿的身世,除了广寒宫的那位,她从未和任何人提起过。

    吕伶菡是出自一个皇朝地域!

    他的夫君,就算是皇朝地域中最为优秀之人,放到广寒宫这个层次来,也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素华也是担心他会影响吕伶菡,所以才从未提及这事。

    这种卑微的存在,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

    何况,有资格进入广寒宫之人,哪一个不是身份尊贵,身处人族高位之人?!

    区区一个来自皇朝地域的人,如何进得来?

    越想着,素华心中便是一阵紊乱,下一刻,她快步迈入大殿之中。

    而这时,秦逸尘正牵着小灵儿,吕伶菡如同一个普通的妻子一般,静静的牵着小灵儿的另外一只手,如同一个普通妻子一般,满是柔情的看着两人。

    “秦逸尘?你怎么跑到我们广寒宫来了?”

    在见到秦逸尘时,素华先是一愣,旋即连忙问道。

    对于秦逸尘,她可是记忆犹新,这个少年,可是真龙武魂的拥有者,而且还被圣天府府主亲自带走,甚至,整个人族高层,都要为他的身份而保密。

    “晚辈秦逸尘,见过素长老。”

    秦逸尘也是行了一礼,并未回答素华的问题,而是问道。“素长老如此匆忙,所谓何事?”

    毕竟,连他自己如何进来广寒宫的都说不清楚,更何况,对于那个在暗中要害自己的人,他还不清楚其身份,自然不会将这事如此说出来。

    这是在广寒宫的地盘上出了事,严格说起来,广寒宫的可能性,甚至要比赠送他坐骑的剑羽门更大。

    除了广寒宫的人,还有谁,敢在广寒宫的地盘对他动手呢?

    “我……哦,我是要去……”

    素华随口回答道,不过,当她的目光落在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小灵儿和吕伶菡身上时,身躯猛然震在了原地,其眼眸之中,更是有着惊愕之色浮现。

    “你是,吕丫头的……?”

    半响,在秦逸尘疑惑的目光中,素华方才是回过神来,语气之中,依旧有着一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嗯。”

    秦逸尘点了点头,顺便摸了下小灵儿的脑袋,后者乖巧的享受着这种抚摸,一脸小可爱的模样。

    见到这幕,素华终于是明白了,秦逸尘便是吕伶菡的丈夫!

    小灵儿的父亲!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分明是在天龙皇朝带走吕伶菡的,难道说,秦逸尘也是出自天龙皇朝?

    一个皇朝地域中走出来的小子,现在竟然能够走到这一步?!

    这个时候,素华心中也终于是明白了,为何从天梯之巅迈入圣天府时,秦逸尘看待她的目光,为何会有一种异色了。

    因为她未经过人家许可,便是直接带走了其妻儿!

    “难怪……难怪……”

    素华有些失神的望着秦逸尘,从皇朝地域,走到如今这一步,即便是拥有真龙武魂,这个少年,应该没少吃苦吧?

    而且,在天梯之前,这个少年从来未曾展现出真龙武魂过。

    从皇朝地域中,走到这里,恐怕他吃的苦,还要远超她的想象!

    “对了,你怎么不在圣天府,何时进入广寒宫的?”

    在沉吟了少许之后,素华也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其实说来,若不是碍于有太多重要人物的暗中支持,她也不想吕伶菡被人经常打扰,而秦逸尘,原本就是吕伶菡的丈夫,更何况,在她看来,没有人比秦逸尘更配当天生阴脉者的伴侣了。

    在心中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素华的注意力便是放在了秦逸尘身上。

    现在,这个家伙的身份可是极其敏感的。

    所有的人族高层,都在尽力掩盖他的身份,甚至不惜撒下弥天大谎,以来掩人耳目,目的便是为了保护秦逸尘。

    可是,这个家伙到好,就连她都未曾收到消息,他便是进入了广寒宫中。

    这若是被哪个异族,或者有心的奸细发现了,那岂不是危险至极?

    当然,素华并不知晓,秦逸尘刚刚经历了一次九死一生的磨难,差点就丧命在这广寒宫之下的邪地里面。

    而此时秦逸尘,眼眸微微眯起,视线端详着素华,似乎要从后者脸上找出什么端疑来一般。

    “你干什么?”

    被秦逸尘目光这样看着,素华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轻喝道。

    虽然她对秦逸尘有些愧意,不过,这还不足以成为后者无礼的本钱吧?

    “没事,我是乘摩柯前来的。”

    半响,秦逸尘摇了摇头,道。

    “摩柯?那个老东西竟然舍得将它给你?”

    闻言,素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旋即释然的点了点头。

    剑羽门的长老,经常乘坐摩柯进出广寒宫,如果剑羽门那老家伙把摩柯给了秦逸尘,那他出现在这里,倒也并不奇怪。

    而素华却殊然不知,在她回答之时,秦逸尘却是将她的一举一动反应给看在眼中。

    “奇怪了,素长老这般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那要害我之人不是广寒宫的,是剑羽门吗?”

    秦逸尘疑惑了。

    事情莫名的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