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秦逸尘 > 章节目录 第2712章哪里不垃圾?
    话音落毕,秦逸尘已然踏出步伐,血池天和幽玄对视一眼,随即咬牙,骤然走在了秦逸尘前边。

    原因很简单,秦逸尘是他的兄弟,遇到事,他得顶在前边!

    “若是秦兄弟能拿出那些极品丹药,或许此事还有转机。”

    “只是,那些丹药,恐怕秦兄弟也来之不易,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三道身影,缓缓走下包厢,任凭无数嘲讽讥讽的目光加身,秦逸尘也是脸色不变,血池天也是紧握着双拳,迎上杜碑等人的目光。

    “终于出来了,我还当你出言不逊过后,就逃出拍卖行了!”

    杜碑冷冷一笑,好不容易碰到这等机会,就算血池天真逃出了拍卖行,他也有办法将其带回来。

    血池天刚想反驳,却听一道淡然的传音响彻。

    谷主,你在旁看好就是,垃圾是我骂的,自然要交给我来处理!”

    血池天一愣,还不待其开口,就见秦逸尘踏出一步,迎视着黑阳等人,淡淡道:“你们不是找我们,现在我来了,你们想怎么样?有何指教?”

    “哼!”

    杜碑冷哼,笑容中更带着残忍和蔑视:“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背后诋毁黑阳大师,还敢问我们想怎样?”

    “血池天,这就是你教的好手下,还真给你长脸啊!”

    夏川也不错过落井下石的机会,在旁阴笑道。

    对于他们的嘲讽,秦逸尘早已习惯,他的目光望着那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在其嘴角有着一抹异样的笑容。

    “指教?你都没把我放在眼中,我哪敢指教你啊?”

    黑阳也冷笑一声,道。

    原来这辱骂他的家伙,竟然只是区区一个地境巅峰的小子?看来自己想怎么收拾都行啊!

    而到了这个时候,黑阳反而并不着急了。

    旋即,黑阳直接无视了秦逸尘,目光对着血池天望去:“你就是三十五煞血池天吧?既然肯站出来,那就是承认是你的人在背后诋毁老夫了?”

    虽然知道此事难以善了,可既然选择一同站出来,那血池天自然不会退缩,当即便颔首道:“不错,但我倒是想问问,血某在自己包厢内,为何会有某些人居心叵测,难道连血某的一言一行都要监视?”

    “难不成,是城主大人不放心血某?”

    此话一出,黑阳脸色微变,俨然血池天也不是傻子,当场便搬出城主,监视煞星之一,说出来也不好听。

    但在旁的杜碑却是瞬间便反应过来,怒斥道:“血池天,你少转移话题!明明是你们话语猖狂,惹得众怒,才令黑阳大师名誉受损的!”

    夏川也连连颔首:“不错,这还是我们偶然知道的,谁知道你在背后还诋毁了多少人?多少句?”

    血池天眉头微蹙,显然,在黑阳被恶意诋毁这等大事上,这帮家伙是不会给机会让自己用这点小事纠缠的。

    见前者沉默不语,杜碑冷笑更甚:“刚才可是你自然亲口承认的,包庇麾下诋毁黑阳大师,现在众目睽睽,你休想赖账!”

    然而话音刚落,却见在旁的秦逸尘冷声道:“话是我说的,不必牵扯他人。”

    “想自己扛?”

    杜碑心中冷笑,开玩笑,虽然秦逸尘也是仙君看不顺眼的人之一,但他的目标俨然是将血池天拽入其中。

    “你是血池天的麾下,那就是受他的管束,你出言不逊,难道不是他不懂规矩?”

    夏川又是一副狗腿形象,讥笑道:“不错,何况你区区麾下,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么?”

    话音落毕,黑阳嘴角扬起抹隐晦的得意,而诸多强者,也是议论纷纷。

    “这小子倒是挺有血气的,看这样子,他是想自己扛啊!”

    “没办法,与其连累血池天,还不如自己扛下。”

    “那小子就是战胜古弑锋的家伙吧?可惜还没站稳脚跟,就这般狂妄,今天有他好受的!”

    然而秦逸尘对此却只是冷冷一瞥,不屑道:“那你呢?败家之犬,安敢乱吠?”

    “你!”

    提到丢人事,夏川脸上闪过抹恼怒,好在身旁的杜碑怒斥道:“我十二凶煞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说罢,又目光狠厉地盯着秦逸尘:“小子,血池天刚才都亲口承认了,你还想狡辩,莫非是把这拍卖行的诸位都当傻子么?”

    然而秦逸尘闻言,却是丝毫不惧,淡漠应道:“狡辩?你想多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就这种赚黑心钱的丹道败类,我想骂就骂,还用不到谷主示意!”

    “哗!”

    此话一出,全场又是沸腾。

    虽然诸多强者都知道是这青年惹出的祸端,可那也是背后,如今当着黑阳的面,还敢如此痛骂,无疑令他们感到震惊!

    “这小子,难不成是疯了?!”

    “我看他是知道自己过不去这关,干脆破罐破摔了!”

    “这下完了,黑阳大师绝不会饶恕这小子的!”

    但不得不说,其中几间包厢中,确实传来几声轻笑。

    其实黑阳索要的高昂价格,若说没有半点不爽是假的,但奈何种种原因,至少还没人敢当面这么骂。

    今天秦逸尘也算是替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何况看热闹又不嫌事大!

    就连包厢内的铁力山,都是一拍大腿,豪笑道:“够钟!”

    “这小子真够洒脱的,起码敢言人之不敢言!”

    在旁的西极仙君却是微微撇嘴,敢言人之不敢言确实少见,但是,这种人往往活不长久,更何况,这里还是流域!

    “走投无路,撕破脸皮罢了。”

    果不其然,随着秦逸尘的怒骂响彻四方,黑阳原本还戏谑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声音也颇为阴沉。

    “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

    秦逸尘耸了耸肩,嗤笑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非要我再重复一遍才高兴?”

    在旁的血池天却听得连连哆嗦,兄弟,你狂的有些过分了吧!

    虽然遇上事不怕事,但血池天也是想大事化小啊,谁想秦逸尘,是生怕对方不够圣器的!

    正当此时,却见黑明怒极反笑:“好,好得很,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既然你三番五次侮辱老夫,那就让你小子说说,老夫的丹药哪里是垃圾!”

    只要秦逸尘说不出来,那便是他大发雷霆的时候!

    谁成想秦逸尘闻言,竟装出一脸沉思的模样,片刻过后,才满脸无奈道:“太难了,你还是问我哪里不是垃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