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 > 章节目录 第10章 敢情还是个女骗子
    大中午的,喻氏集团运营部和公关部人仰马翻地在加班,忙着爪子通知媒体撤热搜。

    总裁办公室,运营经理两股战战地解释着,“喻总,是卓小姐让我们发的,文案也是她给的,让我们一个字也不要删,我们以为是您的意思……”

    喻晋文处理着文件,看上去神色平淡,只是身上的深色装束跟办公室的金属色调融为一体,衬得他整个人如同深冬的湖水,冷冰冰的。

    运营经理话音未落,他就将手中的文件往旁边一摞,发出一声闷响,声线极低极沉,“你以为?”

    “我……”运营经理额头冒汗,后背早就被汗浸透了,求救的目光朝总裁特助看去。

    何特助眼观鼻鼻观心,对运营经理道:“我以为,你可以跟人事打离职申请了。

    ”

    运营经理如同一滩烂泥,被保镖拖了出去。

    何照立在一旁向喻晋文汇报,“喻总,热搜已经撤下来了,运营部发布官方解释说被黑客攻击了,公关部也已经和各大媒体打过招呼了,希望能把损失减到最小。

    只是,喻氏集团的股票和基金受此影响都滑跌了不少百分点,尤其是喻氏珠宝,即将推出的‘一生一心’系列受到了网友抵制……”

    自媒体时代,一封小作文引发的连锁效应比想象中还要快速且剧烈,喻晋文眸子沉了又沉。

    何照觑着喻晋文的脸色,硬着头皮道:“网友们得知您是二婚,现在都在搜索太太……哦不,路小姐,好奇是什么样的农村女孩居然能够嫁进豪门。

    照这样下去,恐怕路小姐很快就会被人肉了,我怕她的安危会受到影响,您看需不需要……”

    喻晋文剑眉一蹙,沉声道:“尽快找到她。

    ”

    “是。

    ”何照应了,又道:“还有,老爷子那边打来电话,要您回一趟老宅。

    ”

    喻晋文神色不动,站起身,扣上西装,却道:“备车,先去喻氏珠宝。

    ”

    车上,何照坐在后座,拿着平板查看热搜撤下的后续情况,突然刷到一张照片,被那女总裁的背影吸引住了眼球,“好飒啊。

    ”

    感觉到旁边boss的目光射过来,何照轻咳一声,刚要把照片划走,平板就被喻晋文拿了过去,他看着照片上的背影,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熟悉。

    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何照在工作期间开小差正心虚着,倏然瞥到照片底下的地址定位,忙给自己找补回来,“照片是南氏集团员工发出来的,拍的应该是南家大小姐。

    ”

    南家大小姐?

    喻晋文将照片放大,端详着背影,心莫名地跳了跳,他抿着薄唇,“有正面照吗?”

    何照摇摇头,面露难色,“说来也奇怪,南家这位大小姐从小就被养在家中深居简出,据说学校都没去过,都是聘请的家庭教师。

    关于她的信息在网上一丁点也找不到,就连名字都查不到,我试图在网上扒她的照片,也没能找到一张,低调的有些过分了。

    所以这张背影图传出来,也不知是真是假。

    ”

    他念念叨叨的,话音刚落,平板上的照片突然间消失了,显示数据错误,再点开,那条被顶上热搜的文案也被删除了,照片消失的无影无踪。

    何照惊得瞪大眼睛,“这也太……”夸张了吧。

    背影都不允许存在吗?

    他以为自己家这位boss就够低调了,没想到在这世上还有比喻先生更低调的总裁,与这喧嚣浮华的世界格格不入啊。

    行事风格,倒有点像他们的前总裁太太、那位路南颂小姐。

    “去查。

    ”喻晋文沉着嗓子下了命令。

    何照思绪正飘着,没反应过来,“您说的是查路小姐,还是南大小姐?”

    喻晋文冷漠地蹦出两个字,“都查。

    ”

    他不相信有人会凭空消失,也不相信有人会凭空出现,毫无关联的两个人,会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

    南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南颂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飞速扫过,又点了两下,屏幕上现出了一张清俊的面容,白鹿予。

    摘下茶色墨镜之后,白七少露出一双水汪汪的鹿眼,看上去像个少不更事的少年。

    “我刚在网上和一群网友聊得正欢,就发现了你的一张照片,正要动手,发现照片没了,你干的?”

    “嗯。

    ”南颂喝了口水,神情有些疲惫,“指望着你,我早就被人肉了。

    ”

    白七少当即叫起来,“你个小没良心的,以前的信息不是小哥我给你处理的啊,不然你早就被人肉几亿回了,你以为喻晋文能这么轻易放过你?”

    说到喻晋文,南颂的脸色沉了沉,“有事说事,没事请你圆润地走开。

    ”

    “嘿,瞧把你厉害的……行,说正事。

    ”

    白七道:“我今天上午气不过,把你那个情敌卓小三挖了个底朝天,还真叫我挖出不少料来,你前夫哥被骗的有点惨哦,我都要开始同情他了。

    ”

    他坏笑着,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两下,“我发给你了,你慢慢看。

    在网上浪了一上午,累死哥哥了,我先睡会儿去。

    ”

    伸个懒腰,他就下线了。

    南颂把他发过来的资料打开,小哥是顶级黑客,与她的水平不相上下,资料密密麻麻几十页,记录了卓萱整个生平,几乎整个人都裸露在她面前。

    她一目十行地看过去,眉头紧蹙,因为上面不光记载了卓萱和喻晋文的过去,还记载了她在国外那几年的生活经历,连医院的病历都附在上面。

    花体一般的英文字,旁人或许看不懂,却难不住她,几个医学专业名词让她秀眉瞬间锁死。

    这个卓萱,不光是个娇滴滴的白莲花,敢情还是个女骗子。

    哪怕在民风开放的米国,都得被称作:whore。

    她阴沉着一张脸,眼底结满数九寒天的冰封,刚刚还吵吵着要去睡觉的白七突然又出现在屏幕上,“看完了吗?有没有被恶心到?”

    他啧啧一声,“就为这么个脏东西,喻晋文就要跟你离婚,我就说他脑袋被门夹了嘛。

    怎么样,要不要小哥我戳穿卓萱的真面目,帮你报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