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啵啵 > 章节目录 第8章 被迷晕了
    白曼的心底一片冰凉,她无助地看向四周,车厢里已经空无一人。

    她睡得太死了,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包被人掏了,老话说财不露白,她补票的时候掏出来的钱太多了,露财了,所以才会惹来了小偷。

    而且,她刚刚只顾着上车逃难,根本就没有问过这辆车到底是去哪儿的。

    而此刻她下了车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偏僻的小镇,没有手机,没有钱,她抱着被割破的包,对着车站上那几个鲜红的大字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虽说白曼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不是白家父母的亲生女儿了,但是以前爸妈是很疼她的,她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到这偏僻陌生的地方,只觉得心底孤单又无助。

    “姑娘。”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白曼身边响起,“你是不是被人偷了?”

    白曼猛然转过头去,目光碰到一张皱纹遍布的脸,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刚刚跟上车的老婆婆。

    她的身体颤悠悠的,笑容却很慈祥,“你家住哪儿啊,用不用搭车啊,我儿子一会儿就来接我了,他摩托车跑的快,能送你一程。”

    “我……”白曼咬住嘴唇,望着这张慈祥又热心的脸,心底突然生出一股温暖,声音不由有些哽咽,“我坐错车了。”

    这张脸跟外婆的脸太像了,她看着这老婆婆的脸就想到了自己的外婆,没来由地觉得安全温暖。

    “哎呦,别哭!我就知道你坐错车了,你是从那个服务区的时候就上错车了是不是?可怜见的!”那老婆婆赶紧拉住白曼的手轻轻地拍,柔声安慰着,“这会儿天太晚了,不然你先跟我回我家住一晚,明早上我们再送你过来买票回家?”

    白曼揉了揉眼睛,看着暗下来的天色,心里迅速盘算。

    当初只想着躲避那些人的追踪,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哪儿,而且她现在手机钱包都被偷了,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这个老奶奶看着淳朴慈祥,不像是坏人,去她家里暂住一晚也行。

    于是,白曼揉着眼睛,重重点头,“那谢谢奶奶了。”

    “哎呦,谢什么啊。”老婆婆笑呵呵的拉着白曼的手,嘴里还嘟囔着,“小姑娘家的,一个人出门都不容易,你本来准备去什么地方啊?是投奔亲戚,还是去打工?”

    “去打工!”白曼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件老旧的外套,想也不想地回答。

    她现在穿成这样,看着就像是个农村来的姑娘,当然是打工更符合自己的身份。

    老婆婆的眼睛亮了,却压低了声音,“闺女,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逃婚出来的?”

    白曼的心里咯噔一声,一张脸瞬间失去了血色,她呆愣楞地望着面前的老婆婆,只觉得后背冒出一阵凉意。

    难道说,萧锦年的人已经摸到这里来了?

    “出来打工的妹子,那都是带着行李的,哪有人带行李往外跑的?你补票那会儿你随手掏钱就是几张毛爷爷,买完票就睡觉,急急慌慌的,看着就像是被人追着跑一样。”

    老婆婆眼睛里闪烁着精光,轻声说道,“姑娘,你长得这么好看,媒婆一准给你介绍有钱人了,是不是你不愿意,但是家里人非逼着你嫁,所以你才跑出来的是不是?”

    白曼愣住了,原来她不是被萧锦年的人发现了。

    但是她回想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一连串的事情,其实她现在跟一个逃婚的姑娘也没有什么分别,于是她点点头,垂着脑袋说道。

    “奶奶,你说的没错,我是逃出来的……”

    她说着说着,眼泪就又掉了下来,又惹得那老婆婆一脸心疼,赶忙又帮她擦眼泪。

    “这有什么的,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些难处,总会过去的,你别哭了,回头婆婆借你点路费,送你去打工!”

    “谢谢奶奶!”

    白曼感动极了,她没有想到,这些年她唯一能感觉到的温暖和心安竟然是一个陌生老婆婆带给她的。

    可她只顾着感动落泪,却没有注意到,这老婆婆眼底闪烁着精光。

    过了一会儿,一辆摩托车从远处奔了过来,是老婆婆的儿子来了,白曼跟着老婆婆一起坐上了车。

    车子在颠簸的小路上奔驰,白曼被颠得脑袋都有点晕乎乎,她望着越来越差的路面和越来越荒凉的山林,心底冒出一股不太好的怀疑。

    这老婆婆家怎么住得这么偏?山高皇帝远的,他们不会把自己卖了吧?

    就在白曼心生怀疑的时候,车子又拐进一条小道,钻进了一只小村庄,最后在一座小院门口停了下来。

    “姑娘,到了,咱们住得有点偏,你不害怕吧?”

    老婆婆一边颤悠悠地下车,一边朝着白曼露出一抹笑来。

    一看到这个慈祥的笑,白曼原本怀疑不定的心立刻就稳住了,她赶忙摆手。

    “不怕不怕,我也是农村娃,这都已经已经很好了!”

    “那就好!”

    老婆婆笑得格外开心,又推着身边的儿子去做饭,“建林,家里来客人了,你去给姑娘做饭吃!”

    那个叫建林的男人看着有四十岁左右了,一下车就盯着白曼的脸看,现在听到自己妈叫自己去烧饭,便赶紧发应一声往厨房去了。

    老婆婆也跟着钻进厨房,不一会儿功夫就端着一只大瓷碗,笑吟吟地走了出来,招呼着白曼去堂屋坐,把那碗推到白曼面前,热情地招呼着。

    “闺女,一路上口渴了吧,赶紧喝点水吧!”

    “谢谢奶奶!”

    白曼拘谨地坐在那座青砖瓦房里,捧着老婆婆给她倒的水,小口小口地抿下去,一双眼睛望着外面迅速暗下去的天光,心事重重。

    明天的路,要怎么走?她还有哪里可以去?

    然而,等她喝光了那杯水,一股浓烈的睡意却突然袭来,眼皮越来越重,怎么也撑不住了。

    白曼手臂搭在木桌上,脑袋咚地一声砸在了上面,竟就此昏昏沉沉睡去。

    坐在她对面的老婆婆,唇角浮起一抹诡异奸诈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