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苏卿陆容渊 > 章节目录 第855章 仙女下凡
    与董长年的通话突然中断,董霆炜立即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挂断电话,董霆炜匆匆出门,拿了车钥匙,开车前往西郊。

    夜幕下。

    董霆炜的车子极速地行驶在公路上,而此时的董长年,尸体已经开始冰冷。

    董霆炜来到西郊,找了许久才在草堆里找到已经快凉透的董长年。

    当看到董长年浑身是血的躺在草堆里,眼睛睁着,一动不动的样子,董霆炜整个人愣住了,身体的血液仿佛在倒流。

    “爸。”

    董霆炜克制着自己,伸手去探董长年的鼻息。

    没气了。

    董长年是家里的顶梁柱,董霆炜一下子脸色苍白,犹如晴天霹雳,瘫坐在地上。

    他没有移动董长年,这里的一切,都可能是物证,杀害董长年凶手的物证。

    ……

    公寓。

    白飞飞穿着白色长裙,有点急促不安的站在楼道里。

    她有房间的密码,她没有进去,而是选择在这等。

    白飞飞多次确定自己的衣着,妆容是否得体,想象着车成俊看到她的样子,会不会觉得不好看,会不会不习惯。

    女为悦己者容。

    白飞飞意识到这一点时,她兀自笑了。

    她竟然开始在意另一个人的想法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白飞飞等得有些急了,这么晚了,那孙子怎么还没回来?

    难道,他今晚不住这里?

    他回南山别墅了?

    正这样想时,白飞飞突然听到了脚步声,她能从脚步声辨别是谁。

    是车成俊回来了。

    车成俊从电梯口出来,正要输入密码进门,突然感觉到楼梯口有人,他猛然转身,只见楼梯口立着一道白影。

    车成俊吓了一跳:“今天也不是鬼节,怎么下面的东西飘上来了。”

    楼梯口的白飞飞:“……”

    白飞飞从昏暗处走出来,冷着一张脸,拳头都攥紧了,冷冷地盯着车成俊。

    “飞飞?”

    车成俊惊讶地看着穿着白色长裙的白飞飞,眼睛都瞪大了。

    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白飞飞穿裙子,打扮得跟天仙似的。

    之前的白飞飞,都是穿男装,牛仔裤,休闲裤,哪穿过什么仙气飘飘的裙子啊。

    白飞飞拉着一张脸:“不好看?”

    脸上表情很冷,心里却紧张得很。

    车成俊不喜欢她穿成这样?

    车成俊回神,笑道:“好看,漂亮的跟仙女似的,刚才我还在想,是天上哪位仙女下凡了。”

    白飞飞怼他:“不是从地下面飘上来的女鬼?”

    车成俊:“……”

    好尴尬。

    白飞飞闻到血腥味,也发现了车成俊衣袖上沾着的鲜血,她没有立即盘问,而是输入密码进屋。

    那熟练的动作,就跟进自己家一样。

    车成俊嘴角上扬,走在后面关门。

    白飞飞一袭仙气飘飘的长裙站在窗前,头发已经比之前长多了,都齐肩了,她今天简易的做了造型,栗色的头发微微烫卷了一点,头上再别着一枚发夹。

    她就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都非常赏心悦目。

    车成俊不由得看呆了,黑暗下与灯光下,可是两种不同的效果。

    “今天怎么想起穿裙子了?你是不是为了我?”

    嘴上这么问,心里却已经肯定了。

    大晚上的,白飞飞静心打扮来找自己,这让车成俊非常高兴。

    “我妈说想看我穿裙子的样子,我穿给她看的,不是穿给你看。”白飞飞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车成俊笑了,他丢掉手里的外套,解开衬衫领口的纽扣,朝白飞飞走过去。

    白飞飞朝后退:“你要做什么?”

    车成俊见白飞飞那副紧张又期待的样子,笑意更甚,他越过白飞飞,走到窗前:“风大,我关窗。”

    现在正是换季的时候,白飞飞免疫系统能力不行,抵抗力差,换季容易感冒。

    白飞飞见车成俊真去关窗,心底有些失落,却没有表现在脸上。

    “你晚上干什么去了?”

    白飞飞在沙发上坐下来,那语气,特像妻子质问丈夫是不是出去鬼混了。

    车成俊坐在白飞飞身边,一只手搭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白飞飞腿上,就那样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半真半假地交代:“陆容渊约我出去活动活动手脚,放心,你男人我绝对忠诚,不会出去鬼混,你可以找陆容渊问问。”

    “别离这么近。”

    车成俊越挨越近,嗅着她身上的气息,嘴唇在她脸蛋,脖子,耳垂处游离,嘴唇与皮肤似有若无的接触,白飞飞高冷的形象都快维持不住了。

    这孙子,明显是在挑逗她。

    白飞飞往旁边挪一点,车成俊跟着挪一点。

    白飞飞:“……”

    突然,车成俊已经不满足这样的挑逗,将她压在沙发上:“飞飞,你身上好香。”

    白飞飞老实交代:“喷了点香水。”

    车成俊心中一动,俯身噙住白飞飞的唇。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车成俊经验更加丰富,特别会撩人。

    白飞飞在来的路上就开始思念着车成俊,那种感觉,非常强烈,强烈到她无法忽视。

    她于车成俊是不可抵抗的诱惑,车成俊又何尝不是让她魂牵梦萦?

    白飞飞非常讶异,她怎么会栽在车成俊身上?

    外面的事让她累了,倦了,她就特别想回到这里,只有她跟车成俊两个人,她可以卸下伪装,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车成俊只是亲吻白飞飞,并没有继续。

    他才从许志强的研究所回来,身上只是经过简单的消毒处理,他怕伤害到白飞飞,起身说:“我去冲澡,你是跟我一起?还是在这等我?”

    一起?

    白飞飞脑海里浮现两人在水里缠绵的画面,连忙摇头:“我在这等。”

    话落,白飞飞意识到上当了。

    她说在这等,不就是在明示,她在期待车成俊接下来会对她做什么吗?

    白飞飞沉着脸,瞪了车成俊一眼,车成俊大笑,去了浴室。

    春宵一刻值千金,车成俊匆匆洗了澡就出来了,前后不过十分钟。

    白飞飞看了眼时间:“你还能再快点?”

    她在这里了,又不会跑。

    车成俊走过去,将她拦腰抱起:“我待会可以运动的快一点。”

    白飞飞:“……”

    果然,近墨者黑,跟陆容渊待久了,也学会了无时无刻不在的开小黄车。

    【作者有话说】

    还有,今天现写现发,别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