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女的绝世高手 > 第五章:收点利息
    张轻烟缓缓地放下手中的酒杯,轻笑道:“如果你不怕被某个妞儿切掉自己身上男人最重要的部件,你可以尝试一下。
    ”说完,张轻烟有意无意的挺了挺自己胸脯。
    


    陈飞擦了擦手掌,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可听到张轻烟这句话,这家伙有点心虚的撇了一眼调酒台。
    


    王嫣儿精致,冰冷的脸庞看了他一眼,陈飞顿时讪讪一笑,跃跃欲试的双手就像触电了一般收了回去。
    他已经肯定眼前这个美女绝对事先调查过自己,要不然绝对不会知道他和王嫣儿的这层关系。
    


    “美女,这里人多,我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陈飞脸皮巨厚道。
    


    张轻烟也没点破这家伙那点小心思,而是站了起来,略带些疲倦说道:“帅哥,姐累了,要不你送我回家?”


    陈飞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道:“美女,我还没下班呢?现在离开酒吧算是早退,早退要扣工资的哦!”


    张轻烟近距离看着陈飞深邃的眸子,幽幽说道:“帅哥,难道你就放心我一个人回去?万一那些坏人在外面等着我,怎么办?”


    张轻烟身上的清香扑鼻而入,陈飞贪婪了吸了一口。
    让陈飞蠢蠢欲动的是,这个女人竟然俯身看着自己。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呼之欲出的绝世胸器勾勒出的沟沟已经在像自己招手了吗?


    要不要这么诱惑我啊。
    


    陈飞一副很为难,很纠结的表情,良久这家伙看够了,才坚定的说道:“当然是美女的安全重要,别说是扣一天的工资,哪怕是扣一个月的工资,我也干了。
    ”


    调酒台


    小可很不满的嘟囔着小嘴,撇了一眼陈飞和张轻烟的背影。
    


    “嫣姐,陈飞跟着张轻烟那妖女跑了。
    ”


    王嫣儿头也不要抬,说道:“放心,张轻烟那妖女还吃不下陈飞。
    ”


    小可长大嘴巴吃惊的望着王嫣儿。
    要是王嫣儿说陈飞吃不下张轻烟那妖女,小可百分之百使劲的点头。
    


    陈飞这小青年要长相没……虽然小可觉得陈飞长得还算一般般,可他要钱没钱,穿的还这么寒酸,张轻烟怎么会看上他?


    可嫣姐的话怎么让小可觉得那么别扭,整的好像是张轻烟这只天鹅想要吃陈飞这个癞蛤蟆,偏偏还吃不上一般。
    


    “嫣姐,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这个家伙了。
    不仅让他做了酒吧的主管,还允许他混日子。
    ”小可不满道。
    


    陈飞每天上班,不给酒吧员工开会,也不管其他杂七杂八任何事情,整个就一大老爷们,找张吧台往哪儿一坐,扔一串宝马车钥匙在桌子上。
    


    这哪里是一名主管的作风,这简直是请来一位大爷。
    


    而且让小可更郁闷的是,这位大爷每个月的工资收入比她还要高。
    


    王嫣儿打断了小可的抱怨,说道:“上次我让你调查陈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嫣姐,街头的那个痞子杨死活不肯说出陈飞用了什么法子让他们不敢在黑夜精灵酒吧闹事的。
    而且我看痞子杨听到陈飞两个字,脸色都变了,好像很惊恐一样。
    ”


    王嫣儿蹙了蹙眉,继续问道:“那有没有调查出陈飞住的地方?”


    一听嫣姐问这个,小可气不打一处来。
    


    陈飞那个混蛋王八蛋在填写员工住宿地址的时候,不仅弄了一个假地址,更让小可想揍人的是那个当她按照那个地址找过去的时候,她险些崩溃了。
    


    陈飞提供的住址竟然是一群性工作者聚集的发廊。
    


    这也就算了,小可一想到昨天晚上等陈飞下班,她偷偷跟踪的时候,陈飞七绕八绕,换了五辆出租车,绕了十几条小巷子,都快把她绕晕了。
    


    小可咬牙切齿道:“陈飞太狡猾了,我没有跟踪到他具体住在哪儿!”


    “哦!”王嫣儿淡淡的应了一声。
    


    小可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连忙问道:“嫣姐,你和陈飞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为什么要把他这种小坏人弄进黑夜精灵酒吧,而且还让他做主管。
    ”


    在小可的心中,自从她认识陈飞的第一天,她就给陈飞身上贴了一个小坏人的标签。
    之所以说是小坏人,是因为陈飞泡妞的手段太落后了,这家伙竟然不懂什么叫做与时俱进。
    


    弄串宝马车钥匙就能忽悠到美女?


    这家伙也太看得起自己,太小瞧了美女们的见识吧。
    


    王嫣儿依旧是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手中调配的鸡尾酒运作的是那么流畅,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别问!”


    冷冷的两个字,让小可吐了吐舌头。
    


    “帅哥,你真不会开车?”张轻烟明显不相信。
    他能够认出自己这辆车是卡宴,打死张轻烟都不相信这家伙真不会开车。
    


    陈飞紧紧地挨着张轻烟,差点儿就蹭到张轻烟身上去了。
    


    张轻烟强忍着一脚把陈飞踹下车的冲动。
    刚才她让陈飞开车送自己回去,陈飞倒好,直接说自己不会开车。
    


    感情这家伙不是不会开车,而是为了方便光明正大吃自己豆腐。
    


    “没有驾驶证。
    ”陈飞淡淡一笑,右手更进一步。
    丫的,让你把老子当枪使,老子先收点利息再说。
    


    饶是张轻烟表面诱人心魄,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此刻也不由咬紧嘴皮子,嫣然一笑说道:“帅哥,你怎么可以摸人家那里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