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逆天神医 > 正文 第一卷 第三千七十二章再遇萧胜男
    轰!

    疆元不愧是长生仙境大能,其威压如同滔天骇浪,以他为中心向天第四周疯狂扩散。

    眼看着云涛即将被这股威压逼近身躯,忽然一道高大的身影从远处破空袭来,正是四处追寻摩柯仙祖的蚩央!

    当蚩央来临之时,疆元感到威胁,当即将威压收入体内。

    云涛躲在暗处瞧见这一幕,心中暗呼侥幸。

    “阁下是何人?这黑神之矛为何在你的手上?”

    蚩央目光注视着疆元,他从疆元的身上,感到一股威胁!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要知道蚩央的战力早已堪比长生仙境,阳间界中,能让他感到威胁的,除了阳圣与仙阳大帝之外,也就只有向家那个被困的罗睺了。

    很明显,面前这人,并不是三者中的任何一人。

    “黑神之矛?”

    疆元低头望了一眼,喃喃道:“原来此物叫做黑神之矛。”

    因为灵鸠担心疆元会夺取自己的宝物黑神之矛,所以在投靠疆元的这两年间,从未将黑神之矛示人。

    “此物乃我先夺取到手的,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的顺序,若道友看上这件宝物,用同等价值的东西来交换倒也不可。”

    疆元的语气略显和善,他看得出来面前这尊庞然大物实力匪浅,轻易间他不想与其结仇,故此提出交换建议。

    若能化解这一场干戈,即便他吃点亏也无妨。

    “不必了!此物既然是道友你先得到的,我也不夺人所好。”

    “只是方才我听到此处有交手声,可是阁下所为?”

    蚩央面色变幻,他也不敢轻易动手,故此岔开话题。

    疆元摇头道:“阁下误会了,我也是刚刚赶来。”

    “误会?”

    蚩央皱了皱眉头,他四处望了望,忽然间,他看到空气中尚有一缕血迹尚未消散。

    蚩央伸手一抓,那团血迹摄入手中,蚩央只闻了一下,面色突然发生变化。

    “是那头鸿蒙真灵!”

    蚩央之前在摩柯仙窟中早就闻过其血迹,自然辨认得出来,他目光炯炯的盯着疆元道:“这黑神之矛阁下感兴趣,我就不与你争夺了,但那只狐狸,你必须得交出来!”

    疆元皱眉道:“什么狐狸?我没有见到。”

    “哼!阁下既然不愿意交出来,那便手底下见真章吧!”

    蚩央铁了心要夺取鸿蒙真灵敬献给阴圣,他敢肯定鸿蒙真灵就在疆元身上。

    毕竟这等至宝,任何人得到都会拼死捍卫。

    轰!

    蚩央一出手便是绝强杀招,天地间风起云涌,冰寒之力迅速聚拢,化为漫天雪花飘拢于空。

    这些雪花,每一片都是黑色!每一片中都蕴含绝强阴毒!

    “哼!”

    疆元也怒了,他作为长生仙境大能,早已傲立洪荒之巅,又怎会没有半点脾气?

    疆元腾空一跃,身化金龙,在天地间搏杀!

    轰轰轰!

    双方一交手,空间逆乱,世界破灭!

    可怕的余波荡平天地万物,云涛顾不得

    -->>

    维持隐身术,连忙往远处遁走。

    幸好极阴日到来,所有人的神念都被压制住,而这两人又都在全神贯注的战斗,根本没发现逃窜离去的云涛。

    云涛急速遁走,当他远离二者交手中心时,心中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唉!黑神之矛看样子夺不回来了,不过幸好鸿蒙真灵已经到手,倒也不亏!”

    云涛心中窃喜,他赶忙找了个隐蔽山缝盘膝坐下,研究体内的摩柯仙祖。

    摩柯仙祖化作的青色狐狸躺在云涛的真恒世界中,它胸腔位置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正在往外渗血,正是云涛那一记黑神之矛所为。

    不过让摩柯仙祖遭受重创的并不是这一枪,乃是它之前在冰墓中被蚩央一掌打乱了体内能量。

    “趁着摩柯仙祖遭受重创,我此刻将他炼化了吧!”

    云涛脑海中划过这样的念头,他意念进入二等剑界中,向紫羽真人询问如何炼化鸿蒙真灵。

    谁知紫羽真人亦是两眼一抹黑,云涛傻了眼,无奈之下只好暂时将摩柯仙祖封印,让它一直保持重伤状态。

    山缝中,云涛睁开眼睛,望着远方暗自喃喃道:“难道还得回天启竹海,研究如何炼化鸿蒙真灵?”

    “父亲!你为什么不理我!你看看我啊!我是胜男!”

    忽然间,云涛听到远处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他走出山缝循声望去,发现一名美丽女子正在追击一名四处乱窜的黑衣中年男子。

    “是萧胜男跟萧楚虞。”

    云涛讶然,萧胜男之前被摩柯仙祖控制,失去了意识,当摩柯仙祖离去后,她也终于醒来。

    当她醒来后不久,便看见父亲萧楚虞在冰雾中四处乱逛。

    现在萧楚虞早已被黑神之矛控制,黑神之矛没有下达指令,他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四处乱窜。

    “这两个家伙,都是上好苦力,我却不能将这二人放走了!”

    云涛眼眸中利芒一闪,从冰雾中走出来。

    “萧大统领,几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云涛笑吟吟的望着萧胜男,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曾经还想利用自己对付向家,只可惜后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两年多不见,她依旧是大乘八重天境界,而自己却早已能力战大乘九重天,根本不会将萧家放在眼中。

    不得不说真是造化无穷。

    “是你!”

    萧胜男见到云涛,顿起警戒之心,她又见到茫然四处乱逛的父亲,怒斥道:“我父亲变成这副样子,是不是你搞的手脚!”

    云涛淡笑道:“你父亲技不如人,我能留他一命已经算是开恩了,怎么?难道你要找云某人算账不成?”

    萧胜男面色微变,她当初在东安郡城外便见识过云涛的神威,自己万万不是其对手,现在他竟能制伏自己父亲,自己更加不可企及,如何敢找云涛算账。

    萧胜男手中翻出一枚传讯令牌,随着光芒一闪,萧胜男当即寒声笑道:“云涛,你莫要猖狂,我此次为了寻回我父亲,已经请出蚩央前辈!”

    “如今蚩央前辈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我劝你最好立刻放了我父亲,否则等蚩央前辈出手,你插翅难逃!”

    “吓唬我?”

    云涛嗤然冷笑,现在蚩央自顾不暇,怎么可能理会萧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