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女的绝世高手 > 第七章:绕晕了
    越野车跟着陈飞转了七八条小巷子,四五条小路,别说跟踪卡宴车,连自己怎么回去的路线都搞不清楚了。
    


    开车的是一个面色冷峻的青年。
    


    “雷少,目标跟丢了。
    ”


    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阴沉沉的声音:“撤回。
    ”


    “是!”


    卡宴车在柏翠湾停了下来。
    


    我的乖乖,这个女人还真有钱啊。
    开着卡宴,住着至少五百万以上一套的复合式小楼。
    


    屌丝心目中典型的白富美。
    


    恨恨然的从卡宴车里走下来,张轻烟轻轻晃动了两条几乎被陈飞坐的有些麻木,酸疼的修长美腿:


    这个混蛋看上去长的斯斯文文,略微有些清瘦,可是他身体的重量,张轻烟绝对能够保证陈飞体重至少一百三十以上。
    


    典型的外弱内强。
    


    “帅哥,你真坏,把姐两条腿都坐酸了。
    ”张轻烟没好气的抱怨道。
    


    陈飞嘴角划过一抹坏坏的笑意,说道:“美女,要不我帮你揉揉吧。
    ”


    这个小坏人居然还想着占自己便宜。
    张轻烟漂亮闪动的眸子余光撇了一眼柏翠湾A栋灯火辉煌的移动复合式小楼,性感的嘴唇微微上翘,她竟然快步走向陈飞,亲密的挽起陈飞的手臂,娇滴滴的说道:“揉揉就算了,要不你上姐家坐会儿?”


    陈飞忽然浮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刚才张轻烟眸子撇向柏翠湾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陈飞那一双比老鹰还要犀利的眼睛。
    


    陈飞轻轻的用手搂着张轻烟的细腰,将她板正过来面对自己。
    陈飞的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张轻烟,实际上,陈飞已经在暗自观察张轻烟刚才那一撇的地方。
    


    那一栋复合式小楼的二楼竟然站着一个笔直,身体魁梧的男人。
    


    男人的目光似乎能够穿透漆黑的夜晚清晰的看见陈飞一般。
    


    好你一个妖女,居然又拿老子做挡箭牌。
    


    从来都只有陈飞占别人便宜的份儿,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亏本的买卖。
    


    陈飞不仅像情侣那样搂着张轻烟的腰肢,而且双手竟然还肆无忌惮的摩挲着张轻烟的腰部。
    


    张轻烟微微一颤。
    


    这个该死的小坏人胆子腻是大啊。
    


    姑奶奶的身体什么时候被一个男人这么侵犯过了?


    张轻烟心中咬牙切齿,恨不得一脚把眼前这个青年踢成报废。
    就像踢雷家大少的命根子一样,直接一脚踢爆。
    


    不过,张轻烟转念一想到柏翠湾住着的另外一个男人,她脸上微微一顿的妩媚笑容再次绽放出来,甚至比刚才还要娇艳几分。
    


    姑奶奶就让你先占点便宜,弥补弥补你以后的损失。
    


    柏翠湾楼上那个男人的霸道和凶狠,张轻烟可是清楚得很。
    谁敢接近自己,绝对会被那个男人狠狠地虐一番。
    


    那个男人追求自己这么多年,连自己的小手都没牵过,陈飞这个小坏人倒好,竟然把姑奶奶身上能占的便宜都占完了。
    


    “那个….美女,家里还有点事儿,我就不上去了。
    ”柏翠湾复合式小楼上的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陈飞不用想都知道,那个男人肯定要跑过来了。
    


    虽然陈飞不怕麻烦,可是这种没什么实质性好处的挡箭牌,他可不会干。
    再说了,今天晚上不明不白的被这个妖女当了两回枪使,陈飞岂会趟这种没点意义的浑水?


    张轻烟忽然就像一个热恋中的女人,竟然再次主动挽着陈飞的右手。
    甚至自己还贴了过去。
    


    陈飞还没回过神来,就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杀气。
    


    从柏翠湾的大门走出一个身体魁梧,脸庞坚毅,整个人笔直如松的男人。
    


    “轻烟,他是谁?”男人沉声问道。
    犹如老鹰般的眼神,两道骇人的目光射向陈飞,丝毫不掩饰他对陈飞充满的敌意。
    


    “沈铁军,难道姑奶奶交给男朋友,还要你管吗?”张轻烟不屑的说道。
    


    沈铁军微微窒息。
    紧接着两步走了过去,有些焦急地说道:“轻烟,别闹了好不好,我们都快要订婚了,跟我回去。
    ”


    张轻烟紧紧地挽着陈飞,甚至还很小女人的退了一步:“我有男朋友,我凭什么和你回去。
    再说了,柏翠湾那么多住户,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啊。
    ”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离开轻烟身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沈铁军一直拿张轻烟这个妖女没半点法子,所以只好把所有的火气都倾泄到陈飞这个无辜的人身上。
    


    陈飞觉得自己挺无辜的,可是他们俩这种亲密无间的动作落在沈铁军的眼中,沈铁军就觉得陈飞罪该万死了。
    


    他沈铁军的女人岂能容许别人染指?


    陈飞嘴角勾勒出一抹戏谑,道:“我很想知道你对我怎么个不客气法?”说完,陈飞的右手很不老实的轻轻在张轻烟性感的臀部捏了一把。
    


    拿哥做挡箭牌,总要付出点代价不是?


    沈铁军几乎气炸了。
    


    这天下居然有人胆敢当着他的面吃张轻烟的豆腐???


    张轻烟的脸也是一红。
    这该死的小混蛋胆子倒是挺大的,这个关头居然还想着吃姑奶奶的豆腐。
    张轻烟心中恨得直咬牙,偏偏她还打算借助陈飞这个神秘的青年摆脱沈铁军的纠缠,所以当即轻轻的摇了摇陈飞的手臂,“害羞”的说道:“你真坏!”


    沈铁军的脸色由绿到憋成猪肝色,他伸出右手指着陈飞冷冷道:“小子有种就出来和我单挑。
    挨着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